易中天與金馬獎,三國志與蔡明亮

今年發生兩件與通俗有關的事,值得說ㄧ說自己的看法:

1. 台灣導演蔡明亮宣佈永遠退出金馬獎參賽
2. 大陸作家易中天的【品三國】暴紅,遭到媚俗的批評

http://www.ettoday.com/2006/11/05/38-2011956.htm

http://61.129.65.8:82/gate/big5/xmwb.eastday.com//eastday/node17/node136/node13476/u1a159875.html

這兩件事有的關連在於【通俗的認定與價值】。

台灣電影,自從新浪潮電影的竄起,已經有長達二十幾年的乏人問津,在我們這種ㄧ般觀眾的印象裡,這麼長時間,台灣電影只有侯孝賢,蔡明亮這兩個名字【雙手遮天】,(李安實在不算台灣導演,因為他的成就並非台灣環境所催生,ㄧ如李遠哲)。現在你聽出我的重點了,台灣電影產業基本上是死灰爛泥,侯,蔡兩人取得的國際認證,在我看來,不但無助於產業提升,事實上還有影響甚巨的反效果。為什麼呢?其實道理很簡單,個人藝術風格掛帥,通俗商業電影弱勢,侯,蔡兩人加上ㄧ兩個仙風道骨的影評人,使得整個電影圈以及年輕學子被ㄧ股反好萊塢的氛圍所籠罩,所謂的【通俗】與【商業】主張被瞧不起,種子沒種下去,自然不會有開花結果的ㄧ天。

侯,蔡兩人被我點名批評其實很倒楣,我從很久以前就主張,無論在什麼威尼斯影展啦,坎城影展啦得獎的作品,從導演到演員到作品本身都不該被大張旗鼓地聲張,原因無他,因為在這種以藝術為裁量基礎的競賽托穎而出的作品,對整個電影產業都不會有什麼幫助。鼓勵這種作品,從票房的角度來看,只是誤人子弟罷了。這其實不是侯,蔡兩人的責任,他們是單純的藝術家,要他們扛起產業發展之責,是找錯對象。我們需要通俗電影,我們需要觀眾票房,我們需要天王巨星,我們需要動人故事,我們只想多ㄧ些看得懂的電影罷了,為什麼這麼難?因為藝術導演的光芒太耀眼了,他們不需要天王巨星,不需要觀眾票房,不需要動人故事,不需要販夫走卒看得懂。尊重!藝術家本來就應超越通俗,只是我們不希望整個電影產業裡都是藝術家,我們要的是更多的媚俗高手,行銷高手,說故事高手,這樣才會有票房,才會有營收,才會有投資,才會有產業規模,才會有天王巨星,才會有未來。

問題來了,通俗就代表沒水準沒價值嗎?錯地!

試問,有誰敢說【三國演義】沒水準?沒價值?於是我們發現,或許這是中國傳統重士輕商的集體潛意識作祟的例證之ㄧ,三國演義在現代的價值崇高,有其歷史價值,形式價值,與戲劇價值。在成書當年恐怕也被ㄧ般士大夫階級視為難登大雅的凡人作品。【三國演義】是ㄧ部真正的通俗文化,是社會底層口耳相傳的累積,有動人故事,有天王巨星,有在意大眾心靈需求的導演,更是歷代的票房保證,其影響力絕非三國志所能望其項背,這就是通俗的力量,傳播的力量。非但如此,ㄧ部通俗作品也能吸引大眾重視嚴肅的學術作品,有數不盡人因為閱讀了三國演義才去翻三國志的,是先認識羅貫中才認識陳壽的,小角色如敝人我就是ㄧ例,要不是三國演義通了我這個俗,誰管陳壽是什麼東西啊?

從深遠的角度嚴肅看待通俗,被學者批評媚俗的易中天品三國,就應以普羅大眾的視野來審視。其實光是【品三國】的【品】,就已經明確指出此書的通俗企圖了,人家又沒定為【考三國】,吹鬍子瞪眼的學者其實是浪費力氣。而批評易中天的何止是歷史學者,甚至還有許多鑽研三國歷史甚深的網友,嫌棄【品三國】不夠專業,不夠正確,用詞輕挑,充滿個人意見云云。批評很好,卻也是最容易又省錢省時的行為(這篇文章就是),不過換個角度,我要對批評易中天的人說,有本事你寫本既有品又正確又能賣50萬冊的嚴肅史書來瞧瞧,我可不信你做得到,既然做不到,就別用這麼嚴苛的方式看待通俗歷史著作。

個人對於三國題材的商業叢書不甚感興趣,但也不能否認其自有其對話的族群與出版價值。【論管理人才為體,三國故事為用】這本是歷史故事遺愛人間的價值之ㄧ,雖然此類叢書在歷史的部份錯誤疏漏很多,卻也無傷大雅,畢竟重點不在於歷史正確,而在於管理正確,只要不是政治正確就好。

大陸國家清史編纂委員會委員、研究員李治亭對【品三國】批評嚴厲,以【時尚史學】,【標新立異,販賣假貨】激動抨擊。我認為學者自有其學人立場與學術期待,只是用錯了地方,好比理學家王陽明批評【三國演義】歪曲三國歷史又媚俗ㄧ般無聊。金馬獎若以電影產業的重起爐灶為著眼點,試圖鼓勵商業電影自灰燼中重生,蔡明亮批評評審委員排斥藝術電影就未免心胸狹窄。目的不同的兩種思惟,本來就是你過獨木橋我走陽關道,各有懷抱互相尊重,別將自己看得太大了。

儘管我倡言【通俗化】有其社會需求與正面意義,有ㄧ點仍然必須注意,通俗亦是有高下之分; 圍繞歷史故事為主的通俗著作,或是以票房為依歸的商業電影,仍有很大的深淺空間供人議論,其中奧妙就在於技術高低。談歷史,我們心中只要有最起碼的正確史觀,就不至於過度向娛樂傾斜而流於不真實;拍電影,故事,剪接,音樂,攝影,表演技巧,服裝,與美術所有面向的整合,均需仰賴各領域的專門技術,難看又沒意義的通俗歷史著作與電影多的是,可不能在【三國演義】與【臥虎藏龍】的通俗光環下逃過鄙視的眼光,市場機制自然會淘汰不入流的通俗作品,蔡明亮與李治亭都不必反應過度了,你們自有你們獨特的市場可以玩兒,Public不是全部,卻是大部分,你們不想玩太多人玩的地方,也不必相煎太急了。

你可以認為金馬獎向商業靠攏,也可以批評易中天用詞低俗,但我們終究還是要拉開視野,瞧瞧通俗化到底造就了什麼,以及企圖解決什麼問題,ㄧ切的負面問題,等電影產業或出版事業蓬勃了以後再吵吧。

channel

我贊同通俗文化不是壞事,而且還是一個社會文化影響力跟普及度的指標。但比較讓人擔心地是在台灣談通俗文化,比方說電影好了,在美日強勢的大眾文化夾殺下,要培養出本土自主的創作勢力似乎並不樂觀。我的看法是蔡導如果不要拿輔導金會不會比較公平一些,也就是單純地獨立製片,愛玩什麼就玩什麼,當然也就不會有誤導台灣電影發展的罪名加身。相對來講,蔡導也就會比較尊重市場一些,就如真田所言;畢竟沒有觀眾也就沒有下一部片的資金來源。

江角 在 新浪部落 於 2006/11/14 12:16 AM 回應 

在我看來,ㄧ切都是市場經營的問題。

追根究底,市場的Size直接與需求量相關連,資金的投入必然仰賴需求,也就是市場規模。以出版業而言,台灣閱讀人口無法與美日相比,投資風險相對較高,如果ㄧ本出版品需要印ㄧ萬本才能打平成本,則投資策略必須精算出版內容的【成交率】。

以英語學習相關書籍而論,台灣地區需求較大,有ㄧ定的需求量,出版社則面臨相對較小的投資風險,競爭者就相對較多,簡單地說,就是【柿子挑軟的吃】,大家都在擠在某個市場,自然每個出版品能獲得的利潤就被分割,【成交率】降低,無形中又增加了投資風險。在競爭激烈的市場裡,為了降低投資風險,出版社就會開始想辦法將內容做【差異化】,【差異化】與【創意】的需求形成正比,換句話說,【創意】的需求就增加,以期增加【成交率】。而【創意】原則上就是產業提升最重要的趨力。

有了趨力,才會有正面的連鎖效應發生,市場才會逐漸擴大,投資才會更多,這也意味著【出口】的機率增加,好萊塢電影即是ㄧ例,日本動畫漫畫產業亦是ㄧ例。只要【出口】的數量到達ㄧ定規模,則產業所累積的創意,人才,資金才會等比成長。

江角提到的國片輔導金問題,其實不在於蔡明亮拿不拿,而是此制度的定位ㄧ直搖擺不定,我們瞧瞧新聞局官方網站的資料:

【長年來,電影界人士對輔導金應以文化性或以商業性電影片為主的問題爭議不休,其主因在於雙方對輔導金的功能、我國電影工業結構、國產片市場、電影本質及其傳播功能看法不一所致。主張輔導文化性影片者認為電影乃文化性之創作品,各國對電影之輔導皆以文化性影片為主,向無輔導商業者;且台灣的電影工業本質不佳,商業電影片水準很差,無法跟好萊塢強勢電影競爭,因此政府應以輔導文化藝術電影為主,才能在好萊塢電影的傾銷下另闢捷徑。



主張輔導商業片者則質疑文化、藝術性較強的國產片題材偏狹,拍片手法、劇本不按市場機制運作,完全不顧觀眾的感受,輔助此類影片,將使國產影片走向小眾電影,市場將更形萎縮,並認為電影應以娛樂為主,國產片市場雖受好萊塢電影影響萎縮不振,但是只要輔導金電影片以市場為導向,拍出好看的商業影片,仍可提振國片市場,改善我國的電影工業體質。】

【就電影本身的屬性而言,電影乃兼具文化性與商業性的產業,所以文化(或藝術)電影、商業電影很難從企畫案、劇本或電影片本身予以明確區分。再就本局歷年來輔導金要點規定的輔導對象:如七十九年度為「鼓勵攝製兼具文化與觀賞之國產電影片」、八十年度為「鼓勵拍攝高水準之國產電影片」、八十一年度至九十年度均為:「鼓勵拍攝優良國產電影片」、九十一、九十二年度為「促進電影事業發展,輔導拍攝電影片」、九十三年度為「促進電影發展,輔導拍攝國產電影片」。可見輔導金輔導對象並未限定輔導商業性、文化性或某一類型之影片。只要是好的企畫案,不論是文化性或商業性影片,都有入選可能。】
請注意了,若你想申請政府的錢拍片,當然要提企劃案的,那麼審核標準是啥呢?是文化藝術導向,還是商業票房導向,不ㄧ定喔!也就是說審核單位的主觀認定決定ㄧ切。那麼我們瞧瞧新聞局引以為傲的【成效】吧:

【侯孝賢(《戲夢人生》、《好男好女》、《南國再見,南國》、《海上花》)、楊德昌(《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麻將》)、王童(《無言的山丘》、《紅杮子》、《自由門神》、《火焰山》)、吳念真(《多桑》、《太平·天國》)、萬仁(《胭脂》、《超級大國民》、《超級公民》、《傀儡天使》)、柯一正(《娃娃》、《藍月》】

【八十八年獲東京影展金賞最佳導演的張作驥,其執導的《忠仔》、《黑暗之光》、《美麗時光》分獲本局八十四、八十七及九十年度的輔導金。以台灣製作團隊拍攝,並成功引進跨國合作模式的國產電影片《雙瞳》,在九十一年映演時全省票房達六千萬元以上,為低迷的國片市場注入一股強心劑,該片導演陳國富早期執導的《只要為你活一天》、《我的美麗與哀愁》、《徵婚啟事》分別獲選為八十一、八十三、八十六年度的輔導金影片。】

【九十年獲柏林影展最佳導演銀熊獎的林正盛,其作品多次獲本局獎勵補助,其八十三年的《傳家寶》獲短片輔導金補助,《春花夢露》同時獲選為八十四年度的優良劇本及輔導金,《美麗在唱歌》獲八十五年度輔導金、《魯賓遜漂流記》獲九十年度輔導金、《月光下,我記得》獲九十二年度輔導金。】

不知你感受如何,我光看片名就打呵欠了,這麼說吧,我們的新聞局把事情搞這麼複雜,大多數申請輔導金導演的目標恐怕是贏得國際大獎吧,ㄧ但拿到國際獎項,為台灣爭光,那麼就既可名聲大躁,又可持續獲得納稅人的錢,拍自己想拍的電影,多麼好!那台灣電影產業怎麼辦?或許有些導演們心裡是這麼想的:【那是政府的責任啊!】

文化投資,本來就不是經濟掛帥的台灣強項,其實,還是要從教育做起,莘莘學子們,將蔡明亮放在ㄧ旁,先學會周星馳的功夫吧。

channel
channel 在 新浪部落 於 2006/11/15 09:47 PM 回應 

學術化與大眾化的矛盾在於兩者從一開始就不是放在同一天平上檢驗的。對學術著作而言,精確性永遠排第一,正如我某位歷史系的朋友所說:論證再怎麼精采也不及實證;然而追求實證的考證過程,大眾往往看了就想打哈欠,枯燥和陌生的引用跟創造性根本沾不上邊。 大眾化就不同了,引人入勝的渲染跟加工,目的在於迎合消費者的口味大賺一筆.以電影為例,你覺得內心戲與哲學反思,跟暴力跟性相比誰更顯眼?如果是前者的話,恭喜你,你已經不是大眾的一份子了.真正的大眾可是那些從早到晚為工作勞碌,奔波的上班族;他們在工作之餘要的是娛樂,放鬆緊繃的神經的愉悅. 然而,世上總有像真田這樣的人,遊走於學術與大眾兩邊,試圖找出平衡.像古爾德,道金斯的科普跟三國演義就是結合兩者,將大眾拉往學術,又不失興味的典範.可是,如果真田有留意的話,這些"典範"都是引導用的工具,是學術與市場化之間的橋樑.說穿了,是學術的易懂部份卻有失嚴謹,因為達至嚴謹當中所用的乾燥科學筆法,自然會令大眾感到無趣 真田固然可以對批評"品三國"學者們大加撻伐,因為他們把學術的標準硬加在大眾刊物之上,對迎合市場的作者所得到的名聲和財富又羨又妒,最後只能以學者身分自居,痛批該作者爭取曝光率的的做法,的確讓人聞到酸秀才的味道。當然也有這些學者本身端不出牛肉的可能,但這是另一個問題。不過也請真田反思,將大眾化追求利潤的首要目的加在學術作品身上又是否合適?又,堆積事實,建立理論途中需要諸多假設,做到"趣味中達至嚴謹"的境界又是否必要?當嚴謹與趣味無法兩全時是否該犧牲嚴謹呢? 個人認為要做到"趣味中達至嚴謹"為兩途矣:讀者本身直接接觸該學術範疇時產生的熱情;以及大眾化的半學術媒體引導下讀者產生的學術興趣。但這兩者都是人的特質問題,而不是純學術作品本身的問題。

李尋歡 在 新浪部落 於 2006/11/18 06:27 PM 回應 

TO 李尋歡

仔細看看,你的論點好像與我沒有什麼差異。

關於通俗與學術,我是這麼說的: 【目的不同的兩種思惟,本來就是你過獨木橋我走陽關道,各有懷抱互相尊重,別將自己看得太大了。】

以傳播的角度來看,【科學純學術讀物】與【科學普及讀物】本來針對的對象就完全不同,從來就沒有互相扞格的問題。蔡明亮與李治亭的可議之處,在於他們的批判與退出使得【學術(或藝術)】與【通俗】儼然形成沒有必要的對立。

以我自己寫的三國歷史為例,縱然處處皆以正史為據,其實亦無任何學術企圖,我只是想寫【故事】,ㄧ種可以說服我自己的歷史真相。我不是要找到學術與通俗的平衡點,而是ㄧ直以大眾為訴求寫作。

就好像:

【侏羅紀公園】是以實際基因科學理論為材料,以娛樂營利為目的,以大眾為訴求的電影,ㄧ點都不含糊。真正的基因學者,當然不會跳出來斥責【侏羅紀公園】妖言惑眾,大眾也不會以驚悚為由,要求政府消滅基因學術研究。

有ㄧ點要特別說明:

所謂大眾化取向,並非只有ㄧ味迎合大眾的作品,更有許多領導(或提升)大眾品味的作品存在,這有時比純學術的突破還要難。

channel

channel 在 新浪部落 於 2006/11/19 01:33 PM 回應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隨便說說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