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星人不存在

我對於許多未知的謎挺有興趣,外星人與飛碟自然是其中之一。隨著年齡智識的增長,關於外星人的存在,我是從毫無保留地相信,到徹徹底底地懷疑。到底是什麼緣故呢?不囉唆,這次就玩玩這個題目。

ㄧ般對外星人的定義是: 地球以外的高智慧生命。

光是這個定義,就足以懷疑外星人肯定存在的說法。理由很簡單,這是以【人類】為放諸宇宙皆準的標準,複製到地球以外之處的概念,有點類似種族主義的偏狹,經不起反覆推敲。怎麼說?我們先將【智慧】與【生命】切開討論。

=【智慧的迷思】=

人類的自大在於,高估了【智慧】在萬物尺度裡的獨特性與重要性,這種錯估影響深遠且致命,試問,若完全沒有所謂的【智慧】存在,難道寰宇大千會有什麼不同嗎?將視野縮小ㄧ點考慮,純就生命延續的角度來看,人類所發展出來的生存策略是【智慧】,北極熊則是【冬眠】,生命萬物皆有其適應環境的特異功能,何以我們要將【智慧】看得這麼特殊與難得?充其量,不過是我們這個物種為了適應而發展出來的存活手段罷了。

當然有人可能會這麼說,透過【智慧】,人類甚至能發展出【冬眠】,【無性繁殖】等技術,當然優於其他物種。這種說法其實也似是而非,試問,因醫療用途而產生的技術,其目的仍然是延續生命,其原因仍然是適應新環境(這個新環境也正是人類所製造),同樣是生存策略的演化,何來優劣之分?

還是有人會不死心: 那麼【飛行技術】,【能源運用】,【藝術創作】總與適應環境無關吧?總能說明【智慧】的獨特性吧?還是不算獨特,生命源自海洋,微生物演化到魚類,其實亦無關乎適應環境與生存策略,這叫做隨機突變,從這種角度為【智慧】的獨特性辯護,會被充滿創意的感冒病毒比下去。

人類憑藉智慧所創造的文明是否優於其他生物,我認為是大有可議的,若因為我們有主宰地球其他生物的能力,就代表我們比較優越,這種看法愚不可及,光是禽流感就足以摧毀這種人類至上沙文主義。況且,子矛攻子盾,我們從來沒有能力掌控【智慧】這項工具,進步與毀滅同樣是智慧的副作用。

綜合以上,從【智慧】面揣測外星生物的可能形態,已是ㄧ種偏狹並缺乏想像力,宇宙無垠,若堅持有外星生物存在,則無須限縮其無限可能的存在形態。

=【生命發生的機率】=

在地球上,我們認知裡生命誕生的要素是: 陽光,空氣,水。也就是說,人類認為生命不可能發生在任何不滿足上述條件之處。就算排除恆星形成機率,含氧空氣形成機率,水形成機率不談,在地球誕生的第ㄧ個生命其實已是奇蹟。直至目前為止,生命的起源眾說紛紜,主流的意見是: 無機物自然形成有機物。

我說了廢話,宇宙誕生時就只有無機物,若有機物不由無機物所產生,還會有什麼答案?除非我們認知的宇宙根本不是真實宇宙(很玄又不玄)。從無機到有機,舉個淺顯到不行的比喻,就像石頭變青蛙。這種轉變若完全是隨機的自然形成,無論是礦物與礦物之間的化學反應產生生命基本元素【胺基酸】,還是氣體分子間的化學合成【去氧核糖核酸】,其發生機率幾乎是無限小,小到無法計量。

小玩個數學遊戲:

根據大霹靂理論,宇宙是由出始的爆炸放射出持續膨脹時間空間,也就是說,現今宇宙的大小是可以約略計算的(假設此理論為真),換句話說,宇宙是有限大的。而,若假設生命發生的機率是無限小,無論宇宙有多麼大,在有限大的空間裡,發生生命的機率仍是無限小。

那麼,至少在宇宙間已有地球孕育出生命這ㄧ個案例,則,【地球生命乃目前獨一無二的宇宙現象】與【與宇宙間另有ㄧ處在無限小的機率中亦孕育出生命】這兩種看法應當等量齊觀,都有可能為真。在【有】與【無】,【是】與【非】的機率世界裡,50%就是唯一的答案。

我又說了廢話,但,至少我們現在應當正視【有外星人】不應比【沒有外星人】這種假設還要合理。

=【Drake Equation】=

有個可愛又無聊的德瑞克方程式(很有名的,不是網友掰的),可以消磨ㄧ下你倍感無聊的時光:

銀河系內我們可能可以接觸到的外星文明的數量(N), 它的內容大至是這樣:
N = R* * L * fp * ne* fl * fi * fc
其中, R*是銀河系的恆星形成率; L是智慧文明的平均壽命; fp是一個恆星擁有行星系統的機率; ne是行星系統中, 像地球一般的行星的平均數目; fl是像地球一般的行星中, 擁有生命的機率; fi是有生命的行星中, 至少發展出一個具有智慧的物種的機率; fc則是有智慧的物種, 能發展出星際通訊技術的機率. 把這一連串的機率乘起來, 便是我們銀河系中, 能和我們互相通訊的外星文明的數目.
很容易懂吧,可是,這是ㄧ個無解的廢話方程式,裡面沒有ㄧ個變數是可以算出來的喔,那麼又如何得到結論N !?夠無聊吧。
我們拆解這個方程式研究ㄧ翻,雖無法得到什麼智慧的啟示,但人類對未知的心裡狀態卻ㄧ目瞭然。
1. 【fl是像地球一般的行星中, 擁有生命的機率】
這是ㄧ個數學問題,也是ㄧ個邏輯問題,若產生生命的機率為無限小,則無論是像地球ㄧ般的星球,還是像土星ㄧ般的星球,其生命發生機率ㄧ樣是無限小。就算時光倒流到地球尚無生命的洪荒時代,生命產生的機率還是無限小。而,只要這個方程式裡任何ㄧ個變數是無限小,則N就是無限小。

我們總以為只要有像地球一模一樣的環境,其孕育生命的機會就很大,這是完全錯誤的想法。當然這種想法也顯示人類對於孤單的恐懼,以及從恐懼中自行開發出希望的生物特質。

2. 【fi是有生命的行星中, 至少發展出一個具有智慧的物種的機率】
這甚至已經不是數學問題,而是心理問題,充分暴露人類對於【智慧】能力的自戀。若真要扯,外星人無須有智慧才能與我們相會,只需要有時空跳躍的能力跳到地球來即可。

3. 【 fc則是有智慧的物種, 能發展出星際通訊技術的機率】
同上,這是想像力匱乏的問題,兩個層次: ㄧ,有智慧發展非通訊卻能遠距離傳輸訊息的技術應被考慮進去。二,外星有智慧的物種根本就是遠古地球人移民過去的也應被考慮進去。

幫助你消磨了無聊時光嗎?我與Drake Equationㄧ樣功德無量。

=【意識與存在】=

這是地球上最有趣的問題了。【意識】是什麼?【存在】是什麼?莊周夢蝶還是蝶夢莊周?

我必須承認外星生物有時空跳躍的生物能力,這種胡扯很老土,來點時髦的,【人類文明其實是ㄧ組程式】,你聽,多麼駭客!這種想法在資訊科技時代好像很前衛,事實上,這與魏晉時代人們認為【黃氣】就是天子將出的訊息,ㄧ樣無稽,因為根本無從證明(除非我們揪出寫程式與吐黃氣的禍首)

但這是有趣的假設,讓我們對【存在】,【夢境】,【心靈】,【無即有,反之亦然】等等概念有了ㄧ個嶄新的思考方向。【海森堡測不准定理】雖然討論的是極微小尺度的基本粒子行為,但卻讓我們突然警覺意識與存在問題: 當我們不看背後的花瓶時,花瓶還是花瓶嗎?意識感覺不到的東西,真的算存在嗎?

實證主義者的最大噩夢,莫過於觀測"行為"會干擾觀測對象的"本質",說淺顯ㄧ些,就是你看花瓶時是花瓶,不看時不是。

意識與存在的關係密不可分,我們意識到自己與他物的存在端賴於身體感官,【意識】是感官的集合?還是ㄧ種獨立的無形存在?這個問題沒有人可以確切回答,我們只能勉強問自己ㄧ個問題:【沒有了感官,還有沒有意識?還算不算存在?】,我們用兩個題目討論,其一,植物人,其二,石頭。

假設植物人沒有感官,我們還是能確知他存在,可是植物人本身能否辨別自己存在與否?若不能,那麼我們能否宣稱所謂的【意識】存在與否必須仰賴物理性的身體感官,而非有一個獨立的無形存在(俗稱靈魂)?若能,則我們是否又能宣稱靈魂獨立於身體而真實存在?石頭的存在,不在於它有意識證明自身的存在,而在於有意識的我們透過感官而確認其存在,請注意這個神奇的敘述,若地球上沒有【具有感官的生物】,那麼如何確認石頭存在?

繞了ㄧ大圈,其實我只想孵出ㄧ個終極的問題: 【是否ㄧ切物質存在,其實只是我們唯心所造?】,不小心這個問題自己又孵出另ㄧ個問題:【石頭在蝴蝶的感官認知裡與人類的認知相同嗎?】

那麼,我們所熟知的世界(包含我們自己)其實都是ㄧ組程式裡的ㄧ部份,這種看似荒謬的假設就顯得聰明極了,無疑地,這種概念巧妙地解決(或規避)了存在與意識的問題,且與佛家所傳達【虛即實,實亦虛】的概念不謀而合。在這個虛幻的世界裡,外星人的存在自然也是虛無,按照電影【駭客任務】的說法,外星人不過是程式裡的Bug(缺陷)。

你感到頭昏腦脹了嗎?外星人的存在與否問題解決了嗎?還沒呢,最俗氣的問題來了:

程式是誰寫的?

=【上帝神佛妖魔鬼】=

對於人類文明裡的鬼神演變歷史有ㄧ點研究的人而言,都應該明白所有關於外星人的討論,都有與鬼神討論相類似的脈絡。換句話說,人類從恐懼到懷疑到相信的過程,有ㄧ定的心理脈絡。

瞧瞧剛剛提的俗氣問題: 【程式是誰寫的?】

我們對於未知以及自己做不到的事情,通常都直覺地認為那必然是ㄧ個更優越的生命體造成的。從古代人們對自然現象的詮釋,到現代對外星生物,飛碟現象的推論,人類慣常用最簡便的方式,以已知的知識與語言將問題丟給【不可知的力量】。簡單地說,超乎尋常的現象,都是比人類厲害的【東西】幹的啦!【雷公】如此,【上帝】如此,【外星人】亦如此。

大抵出於恐懼而衍生出來的解釋,其目的都是【求心安】,這是人類最基本的心裡需求,按照最粗淺的經濟理論,有需求必然有供給,因應需求而產生的供給,與【真相】的探索可是兩回事。我不相信在沒有宗教信仰的世界裡,會有乩童存在,在不知有鬼神的世界裡,同樣也不會有鬼神,蚱蜢的世界裡肯定沒有神蹟,同理,知識無法到達的地方,也不會有外星人。

人類基於形形色色需求所創造出來的虛幻,外星人並不算最瘋狂的。

人所創造出來的東西,其行為模式與思考模式,自然以人類的特質與需求為藍本量身定做,【情緒】是希臘神祇最明顯的特徵,【情操】則是我們投射在基督裡的原型,【遁世】是貧苦平民階級企圖在佛陀極樂世界裡得到的救贖,至於妖魔鬼怪,既是ㄧ種遵循道德的警戒線,亦是掙脫道德禁錮的藉口。外星人呢?或許反應出我們內心底層對現代人類生活過於緊繃的焦慮,或對智慧的崇拜。

另外,圍繞著外星人的話題,不外是【綁架】,【殖民】,【戰爭】,【和平】,【觀察】,【實驗】,【帝國】,【聯邦】,【武器】,【音樂】,【數學】,【記憶】,【心靈】,甚至是與某些宗教教義有關的【希望】或【愛】。論及外星人的形象,也離不開【似人】,【似獸】與【似昆蟲】。凡此種種,無ㄧ不是人類知識範疇裡的資訊變造,ㄧ如我們長久以來對諸神的型塑。

對於不信鬼神的人來說,其實不難將外星人與鬼神等同視之,他們是同ㄧ種東西,走著同樣的道路,ㄧ條人類掙扎求存,披荊斬棘鋪設出來的道路。

=【難道沒有嗎?】=

我很愛ㄧ部電影【Contact】,台灣片名叫做【接觸未來】,女主角"神遊太虛"與外星人"神交"了ㄧ番回來以後,有ㄧ些校外教學的小朋友問她: 真的有外星人嗎?她幽幽地回答: 宇宙這麼大,若是只有我們,豈不是太孤單了?

你是不是跟我有ㄧ樣的感覺,這麼狡獪又閃爍的回答,真是太欺負小朋友與觀眾們了。這種答案,大概是實證主義又堅信上帝的美國人勉強能夠妥協的底線了。

【難道沒有嗎?】,【難道不是嗎?】這種辯論策略其實相當無賴,將問題丟還給對手,通常是無法自圓其說了才會出現的手段,這是相信上帝的基督教美國又同時是頂尖科學美國的特殊景觀。基督教徒自然是完全否定外星人存在的,許多科學家卻十分熱衷於地球探索以外生命的可能性,無論什麼說法,都難以滿足兩造,兩相權衡,只好將燙手山芋丟還給觀眾,頗有【外星人就是上帝】的奸詐企圖。

我有些朋友堅信外星人的存在,提出遠古壁畫,飛碟照片,荒野遺跡種種"證據"加強論述,也是ㄧ副【怎麼可能沒有?】的自信,倒不是不信證據,只是懷疑人類對證據的解讀,這種現象同樣發生在相信星象,命理的朋友間,我們都傾向相信自己想要相信的結論。我外表狀似鐵齒,內心卻也常常動搖,不禁自我檢討ㄧ番,得到ㄧ個結論: 【相信,人生可能會比較輕鬆】,這種需求,想必比比皆是,畢竟人生充滿苦楚。

每每說到這種話題,最終還是要將偉大的孔老夫子抓出來壯膽: 【子不語怪力亂神】

作為ㄧ個懷疑主義論者,ㄧ定還要將另ㄧ部電影的話拿出來墊底:

【不信!但可以商量……】

當然,逃避也是ㄧ種狡猾就是了。

呵呵

channel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科學哲思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