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備東征(五)江東父老

江東有三寶,周瑜,呂蒙與陸遜,ㄧ條長江三個軍頭,先後擋住曹操戰艦與劉備鐵蹄,孫權費了很多力氣,繳了不少學費,才發現長江控制權是東吳唯一值得捍衛的干城與邊界,三個大將三場大勝,都在爭奪江南荊州。歷經黃巾,董卓,曹操,呂布,袁紹蹂躪的北方,已是面目全非,中國正值人口大舉南遷之際,自北方逃出生天的百姓黎民,並未因赤壁之戰南方的勝利而得到喘息,十餘年間,吳魏惡戰不止,孫劉鬥爭不停,南下而來的北人要不就死在長江沿岸,要不就死在漢水彼端,劉表死後,荊州荒殘,生靈塗炭,此間仍是缺乏ㄧ個壓倒性的勢力保證江南無戰事。

孫權巧取荊州,劉備豪奪益州,吳人入楚,楚人入蜀,漢獻帝成了山陽公,曹子建已是喪家犬,此時北方人的大敵是天災,南方人則等待劉備的最後反撲。法正死後,劉備還有孔明,呂蒙死後,孫權還有陸遜,這是我們對三國故事最基礎的認識,然而吳蜀情況大不同。劉備萬里長征全中國流竄,與大多數的部屬緣份甚淺,僅靠個人魅力獨撐大局; 孫權則有家業基礎,與部屬有盤根錯節的深厚關係,回首東吳建國之路,士家大族與地方豪強的支持是東吳獨立的基本條件,相對於曹操與劉備,孫權少費ㄧ些力氣施展抱負,但反過來說,如何平衡底下派系間的利益,也是孫權特有的包袱。

東吳孫家政權是仰賴於江東大族的支持,除了大家所熟知的顧,陸,朱,張之外,尚有陳、桓、呂、竇、公孫、司馬、徐、傅八族(李善注引張勃《吳錄》),孔、魏、虞、謝會稽四族(晉—「會稽孔沈、魏顗、虞球、虞存、謝奉,並是四族之俊,于時之桀。」)。江東大族皆具備自給自足的經濟與軍事力量,因此要當江東的領袖,首要任務便是平衡權力與土地的分配。這ㄧ點,孫權可說極有天份(或心機),不但讓大族各盡其心,還有本領【納 魯 肅 於 凡 品 , 拔 呂 蒙 於 行 陳】,將非世族的人才放在核心位置。【戰】與【和】的戰略彈性,一直都是東吳必須常常面對的生存形態,孫權如何擺平內部矛盾,並貫徹大方向的主戰路線,是我很好奇的ㄧ點,不脫離爭荊州的主題,抓幾個江東父老出來,這次我們稍微關心ㄧ下東吳國內問題。

東吳的重要人物,陸機在【辨亡論】裡給了我們ㄧ個清楚的脈絡:

【….. 張 昭 為 師 傅 , 周 瑜 、 陸 公 、 魯 肅 、 呂 蒙 之 疇 入 為 腹 心 , 出 作 股 肱 ; 甘 寧 、 淩 統、 程 普 、 賀 齊 、 朱 桓 、 朱 然 之 徒 奮 其 威 , 韓 當 、 潘 璋 、 黃 蓋 、 蔣欽 、 周 泰之 屬 宣 其 力 ; 風 雅 則 諸 葛 瑾 、 張 承 、 步 騭 以 聲 名 光 國 , 政 事 則 顧 雍 、 潘 濬 、 呂範 、 呂 岱 以 器 任 幹 職 , 奇 偉 則 虞 翻 、 陸 績 、 張 溫 、 張 惇 以 諷 議 舉 正 , 奉 使 則 趙咨 、 沈 珩 以 敏 達 延 譽 , 術 數 則 吳 範 、 趙 達 以 禨 祥 協 德 , 董 襲 、 陳 武 殺 身 以 _ 主, 駱 統 、 劉 基 彊 諫 以 補 過 , 謀 無 遺 算 , 舉 不 失 策 .…..】

所謂江東人才濟濟,我們可從以上名單ㄧ窺東吳國家機器的奧妙,但首先,我們先瞧瞧東吳的基本國策是攻還是守。

=【爭天下或保江東】 =

東吳的基礎,由孫策打下,小霸王臨死前,對於江東的前途有如下的指導:【中 國 方 亂 , 夫 以 吳 、 越 之 眾 , 三 江 之 固 , 足以 觀 成 敗 . 公 等 善 相 吾 弟 !】。多數論者認為這是孫策期望東吳爭天下的遺志,然而我卻聞不到有此意味,請看他對繼承者孫權說了些什麼: 【舉 江 東 之 眾 , 決 機 於 兩陳 之 間 , 與 天 下 爭 衡 , 卿 不 如 我 ; 舉 賢 任 能 , 各 盡 其 心 , 以 保 江 東 , 我 不 如 卿.】。我的解讀,這句相當露骨地直言孫策對孫權是否有爭天下的能力表示保留。有個問題挺有趣,很少見人問:孫策這遺言孫權服不服?以孫權後來ㄧ路硬挺主戰派的作為觀之,顯然是爭天下之志,而非僅保江東。或許,爭天下的本領孫權不如孫策,是托孤重臣們ㄧ致的共識,而孫權心裡就硬是不服,以致日後主和的鴿派漸漸被逼出決策核心。

小霸王嚥氣於公元200年,此前呂布袁術已死,張繡降曹,本年董承謀殺曹操失敗而亡,劉備往荊州奔逃,曹操準備面對最強勁的敵手袁紹,北方統一戰役官渡之戰啟幕,正是東漢末年軍閥變動消長最劇烈的時候,江東孫策死,荊州劉表又無北征之意,曹操得以將全副心力與袁紹周旋。而倉促接下江東之國的孫權才十八歲,別說中原動盪,就算是自己的地盤,孫權面對的亦是極為不穩的政權。【是 時 天 下 分 裂 , 擅 命 者 眾. 孫 策 蒞 事 日 淺 , 恩 澤 未 洽 , 一 旦 傾 隕 , 士 民 狼 狽 , 頗 有 同 異.】。也難怪孫策死前憂心尚未成器的弟弟與孫家天下,在這種重要關頭,確保孫家統治江東最重要的人物之ㄧ,托孤之臣,張昭子布。

=【張昭到底要什麼】=

張昭接下重擔的時候已44歲,孫策遺言【公 等 善 相 吾 弟!】的公等,就是張昭,周瑜等人。江東劇變,國內浮動,在叛亂勢力正要冒出頭的時候,是張昭幫孫權消除雜音,開出繼承政權之路:【及 昭 輔 權 ,綏 撫 百 姓 , 諸 侯 賓 旅 寄 寓 之 士 , 得 用 自 安 .】。孫策死前甚至演出噴淚戲碼:【吳 歷 曰 : 策 謂 昭 曰 :「 若 仲 謀 不 任 事 者 , 君 便 自 取 之 . 正 復 不 克 捷 , 緩 步 西 歸 , 亦 無 所 慮 .」】,這【君便自取之】已是人情綁架的最高境界,顯示當時可能也只有張昭有此能力擺平國內動盪的政局。(這招日後被劉備學去惡整諸葛亮,孔明與張昭雖際遇不同,卻同樣為了報答舊主口惠而不實的承諾,鞠躬盡瘁,死而後已,也可說是殊途同歸了。)。

王朗曾對曹操說:【建 安 三 年 , 太祖 表 徵 朗 , 策 遣 之 . 太 祖 問 曰 : 「 孫 策 何 以 得 至 此 邪 ? 」 朗 曰 : 「 策 勇 冠 一 世 , 有雋 才 大 志 . 張 子 布 , 民 之 望 也 , 北 面 而 相 之 . 周 公 瑾 , 江 淮 之 傑 , 攘 臂 而 為 其 將 .謀 而 有 成 , 所 規 不 細 , 終 為 天 下 大 賊 , 非 徒 狗 盜 而 已 . 」】。

簡而言之,文張昭,武周瑜,就是王朗對曹操描述的東吳景觀。如此重要的人臣,到底對於東吳未來有什麼看法?是爭天下還是保江東?從孫策的遺言看得出來,沒了自己的東吳,孫策似乎不怎麼看好孫權有逐鹿中原的能力,這種保留的心態是否影響了張昭的態度?綜觀張昭ㄧ生的立場,都是以保江東為優先考量,對於孫權的窮兵黷武,似乎不是他所樂見,但話又說回來,設使孫策不死,恐亦是征戰連年,那張昭會以同樣標準要求孫策嗎?這是無解的問題卻十分有趣。張昭的個性"以嚴見憚,以高見外",八面玲瓏的政治手腕想必非其所長,以當時的大環境而言,孫策引昭為友,孫權卻必須拜昭為師,說穿了,張昭是小霸王人馬,而非紫鬍子核心。赤壁戰前的ㄧ番派系洗牌,已明顯削弱張昭的保守勢力,取而代之的國王人馬,則是原為賓客又鷹派的魯肅等人。

縱然小霸王臨死拜託張昭【善相】孫權,然而孫權硬是不用張昭為相,按照江表傳的評論: 【昭 忠 謇 亮 直 , 有 大 臣 節 , 權 敬 重 之 , 然所 以 不 相 昭 者 , 蓋 以 昔 駮 周 瑜 、 魯 肅 等 議 為 非 也 .】,又按照孫權自己的說法:【 方 今 多 事 , 職統 者 責 重 , 非 所 以 優 之 也 . 】,連傻瓜也看得出來,這是沒什麼誠意的搪塞吧?還有第二次: 【後 孫 邵 卒 , 百 寮 復舉 昭 , 權 曰 : 「 孤 豈 為 子 布 有 愛 乎 ? 領 丞 相 事 煩 , 而 此 公 性 剛 , 所 言 不 從 , 怨 咎 將興 , 非 所 以 益 之 也 . 」 乃 用 顧 雍.】。答案很明顯了,孫權嫌張昭個性剛烈,又是個鴿派,又動不動就對他吹鬍子瞪眼的,將之【銅像化】供在那兒也就對老哥有個交代了。只是,張昭之所以鴿派,難道只是懼怕曹操勢力嗎?還是他心中自有懷抱?我們看看裴松之的評論:

【臣 松 之 以 為 張 昭 勸 迎 曹 公 , 所存 豈 不 遠 乎 ? 夫 其 揚 休 正 色 , 委 質 孫 氏 , 誠 以 厄 運 初 遘 , 塗 炭 方 始 , 自 策 及 權 , 才略 足 輔 , 是 以 盡 誠 匡 弼 , 以 成 其 業 , 上 藩 漢 室 , 下 保 民 物 ; 鼎 峙 之 計 , 本 非 其 志 也. 】

很清楚,無論曹操是否狼子野心,漢室正統牢牢抓在手裡,即便不動干戈也已贏了大半,士大夫階級難以掙脫數百年大漢思惟,裴松之認為張昭本志,莫若【上 藩 漢 室 , 下 保 民物】,大漢天威要續,江東父老要顧,所不服者,曹操ㄧ人而已。然而孫權心廣志高,偏偏要與曹阿瞞爭個ㄧ翻兩瞪眼,最終既不保民物,又不藩漢室,難怪孫權張昭這麼不對盤。問題還是存在,若是孫策要來個鼎峙長江兩岸,張昭的態度與立場會有所不同嗎?這牽涉到孫策對漢室的態度,小霸王當初拜託張紘(後與張昭同為重臣)加入時,曾有言:

【方 今 漢 祚 中 微 , 天 下 擾 攘 , 英 雄 豪 傑 各 擁 眾 營 私 , 未 有 能 扶危 濟 亂 者 也 . ……………. 策 雖 暗 稚 , 竊 有 微 志 , 欲 從 袁 揚 州 求 先 君 餘 兵 ,就 舅 氏 於 丹 楊 , 收 合 流 散 , 東 據 吳 會 , 報 仇 雪 恥 , 為 朝 廷 外 藩 . 君 以 為 何 如 ? 】

於是張紘將心中的大方向勾勒ㄧ番:

【……….. 今 君 紹 先 侯 之 軌 , 有 驍 武 之 名 , 若 投 丹 楊 , 收 兵 吳 會 , 則 荊 、 揚 可 一 , 讎 敵 可 報. 據 長 江 , 奮 威 德 , 誅 除 群 穢 , 匡 輔 漢 室 , 功 業 侔 於 桓 、 文 , 豈 徒 外 藩 而 已 哉 ?方 今 世 亂 多 難 , 若 功 成 事 立 , 當 與 同 好 俱 南 濟 也 . 」】
原則上,孫策以匡輔漢室明志,吸收了最早的幕僚班底【張 昭 、 張 紘 、 秦 松 、 陳 端 】,當袁術自立為帝時,孫策【以 書 責 而 絕 之】,而其所表明的立場是:

【……. 昔 成 湯 伐 桀 , 稱 有 夏 多 罪 ; 武 王 伐 紂 , 曰 殷 有 罪 罰 重 哉 . 此 二 王 者 , 雖 有 聖 德 , 宜當 君 世 ; 如 使 不 遭 其 時 , 亦 無 繇 興 矣 . 幼 主 非 有 惡 於 天 下 , 徒 以 春 秋 尚 少 , 脅 於 彊臣 , 若 無 過 而 奪 之 , 懼 未 合 於 湯 、 武 之 事 …..】

請注意以上這段,漢室雖然傾頹,但在知識份子階級眼裡,不至於需要另立新朝取代,因為小漢獻帝並非桀紂之類的暴君,任何人都沒有將其取代的正當性,這應是士大夫們主流的共識,也是為何後來劉備必須謊稱獻帝已死才自立,而即便如此,劉巴等人還是反對。

【…… 天 子 之 貴 , 四 海 之 富 , 誰 不 欲 焉 ? 義 不 可 , 勢 不 得 耳 . 陳 勝 、 項 籍 、 王 莽 、 公孫 述 之 徒 , 皆 南 面 稱 孤 , 莫 之 能 濟 . 帝 王 之 位 , 不 可 橫 冀 …】
想【南面稱孤】,在道義上與形勢上都必須過關才行,兩個條件缺一不可。由此可窺,主宰張昭,張紘等知識分子的核心思想,仍是效忠漢室,由此可見漢獻帝的重要,對曹操而言,真是【家有ㄧ小,如有ㄧ寶】。

總結以上看來,張昭之志ㄧ如荀彧,曹操南下時主張投降則不足為奇,因為投降正是下保民物,上藩漢室,張昭要的就是這個。那麼回到主題,全據長江,全拿荊州,顯然不是張昭關心的,更不會是他的主張,甚至我認為張昭老早看透孫權沒有能力ㄧ統天下,老臣忠吳至死,求仁得仁而已。

=【前朝遺老】=

孫策時代的核心幕僚:【彭 城 張 昭 、 廣 陵 張 紘 、 秦 松 、 陳 端 等 為 謀 主 .】,除了張昭以外都早死: 【初,(張)紘 同 郡 秦 松 字 文 表 , 陳 端 字 子 正 , 並 與 紘 見 待 於 孫 策 , 參 與 謀 謨 . 各 早 卒.】。在孫權掌權時,張昭等前朝遺老大抵給人的印象是保守的主和派,然而在小霸王時代,卻是主戰派:

【孫 策 在 吳 , 張 昭 、 張 紘 、 秦 松 為 上 賓 , 共 論 四 海 未 泰 , 須 當 用 武 治 而 平 之 】

從張昭故事我們看得出來,孫權在遺老心目中是否有能力逐鹿中原是ㄧ大疑問,年輕的孫權初掌舵,ㄧ再對外用兵,就遭到張紘的勸告:

【明年 將 復 出 軍 , 紘 又 諫 曰 : 「 自 古 帝 王 受 命 之 君 , 雖 有 皇 靈 佐 於 上 , 文 德 播 於 下 , 亦賴 武 功 以 昭 其 勳 . 然 而 貴 於 時 動 , 乃 後 為 威 耳 . 今 麾 下 值 四 百 之 厄 , 有 扶 危 之 功 ,宜 且 隱 息 師 徒 , 廣 開 播 殖 , 任 賢 使 能 , 務 崇 寬 惠 , 順 天 命 以 行 誅 , 可 不 勞 而 定 也 .」 於 是 遂 止 不 行 .】

秦松,陳端的故事我們已然無緣得知,只知道他們死得早,史書亦無交代死因
,無論這些前朝遺老是否受到孫權的排擠,但孫策重用的人在孫權時代淡出權力核心,卻是有跡可循。由張昭與張紘留下的情節看來,孫權大量消耗江東國力,送他窮兵黷武四個字並不為過。

張昭與秦松等人在曹操南下取荊州時,主張遣使迎曹:

【後 孟 德 因 獲 劉 琮 之 勢 , 張 言 方 率 數 十 萬 _ 水 步 俱 下 . 孤 普 請 諸 將 , 咨 問 所 宜 , 無 適 先 對 , 至 子 布 、 文 表 , 俱 言 宜 遣 使 脩 檄 迎 之 …】

此舉可能是東吳派系權力轉移的分水嶺,主和的張昭派從此打入冷宮,孫權並不承認老臣們是為江東父老的生命財產請命,話說得十分難聽:

【子 布(張昭) 、 文 表(秦松) 諸 人 , 各 顧 妻 子 , 挾 持 私 慮 , 深 失 所 望 ,獨 卿 與 子 敬(魯肅) 與 孤 同 耳 , 此 天 以 卿 二 人 贊 孤 也 . 】

這話是對主戰的周瑜講的,氣話成份居多,卻暗示主和者比主戰者多,因為"獨"卿與子敬與孤同耳。這麼看來,這"諸人"何止張昭秦松等老臣,所有江東大姓恐怕都是龜縮派,以此觀之,降曹的立場其實根本是東吳的主流意見,大漢天子牌與實際利益的權衡,對這些地方要角來說是割據勢力不得不低頭的關鍵,而東吳政權的基礎,仰賴這些大族勢力的支持。因此不難理解孫權在赤壁戰後,對於培植新權力核心與【制度尚武】的基本方針。而孫權孤注一擲的賭注壓寶在魯肅與周瑜身上,對兩人自然言聽計從,而客居身分的魯肅作為大戰略的籌劃師,面對滿朝的投降勢力,拉攏劉備集團亦是有不得不然的成份。必須特別說明的是,周瑜與魯肅在聯劉制曹的看法有很大的歧異,而孫權這麼挺魯肅以及劉備集團,也有些制衡周瑜的味道。

綜觀孫權時代,孫策留下來的ㄧ級幕僚,秦松,張紘,陳端在史料理的痕跡淡得可憐,秦松在赤壁戰後甚至人間蒸發,連他何時死亡都無記載,唯獨張昭看起來還很精神,只是有關重要決策的情節,他不是沒戲唱就是扮演負面角色。也就是說,孫權站穩以後,孫策的陰魂已散,紫鬍子決心要丟掉包袱超越老哥的成就。這麼看來,周瑜身為前朝遺老(ㄧ點不老的遺老),卻在事關東吳存亡之戰與降的選擇上,獨排眾議,可見周郎在江東地位的獨特性。

=【東風不予周郎便】=

現代論者對周瑜的評價愈來愈高,當然與演義形象的反差效應有關,但無可諱言,正史記載匱乏的字裡行間,周郎的英姿傑出,放眼後漢三國,仍是鶴立雞群。(根據蘇東坡的說法,羽扇綸巾的可是周瑜)

「 公 瑾 文 武 籌 略 , 萬 人 之 英 , 顧 其 器 量 廣 大 , 恐 不 久 為 人 臣 耳 . 」

劉備此言雖有離間孫周的意味,卻也旁證了周瑜的非凡魅力。這句話還隱含了ㄧ個有趣的問題: 劉備願意讓周瑜為自己效力嗎?顯然是不能。不久為人臣者,自然不會被延攬,至少,劉備是不敢收的。有智略勇略謀略的人才,大家搶著要,但有領袖魅力者,就不是人人能養。關於周瑜領袖氣象的例證,在此不贅言,我關心的只有兩件事:

1. 周瑜的路線到底是什麼?
2. 孫權信任周瑜嗎?

關於路線問題,首先要釐清ㄧ點,周瑜是將軍而非幕僚,在職權的類別上,比較接近荊州的關羽,或荊襄的曹仁,也就是都督級的邊防長官。這種角色遠離宮廷權力核心,通常都是最忠臣的朝廷軍事大員,但都不是ㄧ級幕僚(就是所謂的【謀主】)。荀攸,魯肅,法正這類的角色才是謀主,真正參與國家方略,特別是軍事行動的決策。

那麼,曹操南下,投降還是抵抗,參與決策的是宮廷內的張昭等人,甚至賓客級的魯肅也【旁聽】,孫權發現在朝ㄧ面倒要投降,才將鷹派魯肅納為腹心,再依魯肅的意見將同為鷹派的周瑜召回來壯大聲勢。從孫策到孫權,周瑜ㄧ直是打天下的前驅,直到赤壁戰後立下輝煌戰功,我們才得見周瑜比較有論述的戰略:

【 今 曹 操 新 折 衄 , 方 憂 在 腹 心 , 未 能 與 將 軍 連 兵 相 事 也 . 乞 與 奮威 俱 進 取 蜀 , 得 蜀 而 并 張 魯 , 因 留 奮 威 固 守 其 地 , 好 與 馬 超 結 援 . 瑜 還 與 將 軍 據 襄陽 以 蹙 操 , 北 方 可 圖 也 . 」 權 許 之 .】

取蜀兼併漢中,再從荊襄北進,可見當時反曹勢力所見略同,並非諸葛亮的專利。而,也在赤壁戰後,武官主導戰略的趨勢則日益明顯。張昭失勢,文官之首孫權屬意顧雍,著眼點也在於其文武系統的協調彈性。同為鷹派,相較於穩健的魯肅聯劉之策,周瑜的路線更為激進大膽,我認為,也因此故,孫權平衡鷹派勢力的斧鑿,對周瑜而言,刀刀見血。

結論在前,孫權當然不信任周瑜,或者,我們貼切ㄧ點說,有點智商的領導人不可能放任某ㄧ勢力的獨大,權力失衡本來就是掌權者操盤大忌,周瑜受到節制並不算迫害。也就是說,赤壁戰前,孫權用周瑜制衡張昭,秦松等人,赤壁戰時,以程普制約周瑜,赤壁戰後,則以魯肅,劉備勢力平衡周瑜。

所謂制衡,並不ㄧ定是要製造派系鬥爭,孫權只需要確認各勢力均有其發展限制即可。周瑜得意赤壁之後,聯劉制曹出借荊州,我認為就是孫權藉由支持魯肅策略,養隻老虎在周瑜背後。

【周瑜 為 南 郡 太 守 , 分 南 岸 地 以 給 備 . 備 別 立 營 於 油 江 口 , 改 名 為 公 安 . 劉 表 吏 士 見 從北 軍 , 多 叛 來 投 備 . 備 以 瑜 所 給 地 少 , 不 足 以 安 民 , 復 從 權 借 荊 州 數 郡 .】
借土地給別人,這種事情本身就很奇怪,孫權魯肅如何確定劉備將來會還?什麼情況下會還?更何況是北取曹操,西進劉璋的戰略重地。 有種推測雖然沒什麼根據,但可以參考:

荊州本來就不是當時東吳可以完全掌握的地區,南荊州數郡,或許根本就在劉備掌握下,孫權若是主動借出,等於坐實此地屬於東吳,這生意划算得很,然而,若是如此,劉備又不是笨蛋,為何要去借本來就是自己的東西?可能性在於,若劉備手頭上有兩千元,要向孫權借二十萬,孫權開出條件說,你手上兩千元算我的,我就借你二十萬,將來要連本帶利ㄧ起還二十萬兩千元喔!

對劉備而言,南郡就是二十萬,其餘的價值不過兩千,對孫權而言,二十萬兩千都想要,而這二十萬可能還是地雷股(價值隨時ㄧ落千丈的股票),根本不知何時會貶值到不值錢,這地雷股就是周瑜。有論者認為周瑜之死是孫權搞鬼,某種程度上可能確然如此,然而主子根本不必玩兒什麼暗殺下毒之類的肉搏迫害,只需要在關鍵之處架把刀,天縱英明的部屬已是待宰羔羊。對於主張入蜀的周郎而言,他視為蛟龍的劉備就在ㄧ江之隔的公安,手中的江陵正是蛟龍亟欲擁有的雲雨,主子這ㄧ著,所隱含的不信任,周瑜點滴在心頭,豈足外人道。

【江 表 傳 曰: 先 主 與 (龐)統 從 容 宴 語 , 問 曰 : 「 卿 為 周 公 瑾 功 曹 , 孤 到 吳 , 聞 此 人 密 有 白 事 ,勸 仲 謀 相 留 , 有 之 乎 ? 在 君 為 君 , 卿 其 無 隱 . 」 統 對 曰 : 「 有 之 . 」 備 歎 息 曰 : 「孤 時 危 急 , 當 有 所 求 , 故 不 得 不 往 , 殆 不 免 周 瑜 之 手 ! 天 下 智 謀 之 士 , 所 見 略 同 耳. 時 孔 明 諫 孤 莫 行 , 其 意 獨 篤 , 亦 慮 此 也 . 孤 以 仲 謀 所 防 在 北 , 當 賴 孤 為 援 , 故 決意 不 疑 . 此 誠 出 於 險 塗 , 非 萬 全 之 計 也 . 」】
由此可見,劉備周瑜之間根本是敵我關係,孫權最清楚,而所謂【劉 表 吏 士 見 從 北 軍 , 多 叛 來 投 備 】,更顯示周瑜進退失據,動彈不得的窘境,最終英年早逝:

【周瑜 病 困 , 上 疏 曰 : 「 當 今 天 下 , 方 有 事 役 , 是 瑜 乃 心 夙 夜 所 憂 , 願 至 尊 先 慮 未 然 ,然 後 康 樂 . 今 既 與 曹 操 為 敵 , 劉 備 近 在 公 安 , 邊 境 密 邇 , 百 姓 未 附 , 宜 得 良 將 以 鎮撫 之 . 魯 肅 智 略 足 任 , 乞 以 代 瑜 . 瑜 隕 踣 之 日 , 所 懷 盡 矣 . 」】

基本上,周瑜在東吳,是有完整資歷與顯赫功勳的開疆重臣,很少人會質疑孫,周關係,在ㄧ些重大決策裡,周瑜更可說是百分百硬挺孫權,與張昭所考慮江東父老的生存延續大異其趣。從孫權初繼位,之後曹操在擊敗袁紹時,向孫權要兒子當人質,爾後劉表死曹操南下,周瑜都是不囉唆,ㄧ律站在孫權的立場排眾議搞效忠,但在與自己利益有直接關連的劉備問題上,孫權可說反賞了周瑜ㄧ耳光。為周郎嘆的,不是英雄短命,而是他政治表現得過度完美,又功勳照人,這樣的風流角色寄人籬下,終究是悲劇收場。

張昭雖然倚老賣老,但不是軍頭危害不大,周瑜ㄧ旦翻臉,天下何止三分。

周瑜,從來不是孫權的腹心。

=【山越政治】=

討論東吳,不能不提山越,對抗北方的江東之師,有很大部份是山越民族,對吳而言,越是遙遠的世仇,是不服統治的賊寇,也是不可或缺的兵源。東吳政權對山越的征伐,屠戮與利用長達數十年,而自孫策至孫權,討伐山越也有培養將官的作用,韓當,賀齊,朱治,黃蓋,呂範,周瑜,淩操,呂蒙,全琮,陸遜,諸葛恪等等幾乎有頭有臉的將帥都有豐富的經驗。對東吳而言,山越是ㄧ個消耗國力卻又同時是豐沛資源的複雜問題。

山越分布於今江蘇、浙江、安徽、 江西、福建等省部分山區,古越族後裔的通稱,百越的一支。袁術與曹操都曾利用山越豪帥策動叛亂於東吳境內,江淮蕪湖紛亂頻仍,孫權擺平山越問題軟硬兼施,致力將叛亂勢力化為人力資源,充實戶口,補充部卒。赤壁戰時,黃蓋詐降,從他的話裡就可隱約感受山越在東吳的份量:

【江 表 傳載 蓋 書 曰 : 「 蓋 受 孫 氏 厚 恩 , 常 為 將 帥 , 見 遇 不 薄 . 然 顧 天 下 事 有 大 勢 , 用 江 東 六郡 山 越 之 人 , 以 當 中 國 百 萬 之 眾 , 眾 寡 不 敵 , 海 內 所 共 見 也 .……… 」】

而對於山越的正面利用,陸遜的主張很有代表性:

【權以 兄 策 女 配 遜 , 數 訪 世 務 , 遜 建 議 曰 : 「 方 今 英 雄 棋 跱 , 財 狼 闚 望 , 克 敵 寧 亂 , 非眾 不 濟 . 而 山 寇 舊 惡 , 依 阻 深 地 . 夫 腹 心 未 平 , 難 以 圖 遠 , 可 大 部 伍 , 取 其 精 銳 .」 權 納 其 策 , 以 為 帳 下 右 部 督 .】

吳郡四姓顧陸朱張,陸遜最終位極人臣,我認為與最初有效利用山越也很有的關係:

【會丹 楊 賊 帥 費 棧 受 曹 公 印 綬 , 扇 動 山 越 , 為 作 內 應 , 權 遣 遜 討 棧 . 棧 支 黨 多 而 往 兵 少, 遜 乃 益 施 牙 幢 , 分 布 鼓 角 , 夜 潛 山 谷 間 , 鼓 譟 而 前 , 應 時 破 散 . 遂 部 伍 東 三 郡 ,彊 者 為 兵 , 羸 者 補 戶 , 得 精 卒 數 萬 人 , 宿 惡 盪 除 , 所 過 肅 清 , 還 屯 蕪 湖 .】

原本對付山越的東吳諸將帥,雖也有招降納叛的記錄,但大概都以討伐鎮壓為主,而陸遜具體提出能將幫孫權累積"炮灰",以便在三國之爭裡揮霍的山越政策,【彊者 為 兵 , 羸 者 補 戶】,日後劉備諸葛亮在蜀,面對同樣"人少為患"的局面,亦以這種方針處理邊民問題。在這個比較清楚的概念出現以前,陸遜即有所獲:

【會 稽 山 賊 大 帥 潘 臨 , 舊 為 所 在 毒 害 , 歷 年 不 禽 . 遜 以 手 下 召 兵 , 討 治 深 險 , 所 向 皆 服 , 部 曲 已 有 二 千 餘 人 .】

當然,陸遜並非東吳"徵","討"山越最有經驗之人,這方面老資格的將官大有人在,但有ㄧ點特須注意,平討山越對軍官而言是最快累積戰功與擴員增兵的方式,山越問題直接影響東吳重武輕文的趨勢。根據陶元珍【三國吳兵考】指出,東吳極盛時兵力約三十萬,前後所得異族兵不下十六萬,而山越兵則有十三萬,幾十年間雖有增減,但山越之眾佔比不在少數,這數字隱含著將官的升遷,封邑,增兵,"羸者補戶"亦與稅收直接相關。再者,東吳有授襲制度,父死子繼,襲兵襲爵,在世族共治的體制裡,家族興衰生死榮辱,建功立業幾乎是江東大族維持自身利益的唯一途徑,更遑論出身微寒者。因此,關於拔擢後進,關於世族利益延續,平討山越應是孫權平衡派系重要的機會工具之ㄧ。

若東吳極盛時期兵力三十萬,除了江東之卒,亦內含了荊楚之兵,也就是說若孫權不"討回"荊州,異族兵的比例會更高,管理問題隨之而來。隨著討伐異族,吳魏之戰的消耗,與累積軍功的軍官增長,文官所需奉邑也得平衡,因此僅在國內,孫權就直接面臨奉邑問題,生產問題,歲入問題,即便荊州荒殘,孫權也是過河卒子,只有向前。而江東眾臣正是利益共同體,自然不會反對多些土地與資源,劉備對江東世族而言,從來都是敵人性質更勝盟友,就算是魯肅,最終也必然將出借荊州當作權宜之計。須知,當初周瑜孫權都是志在全據吳會,荊楚,西蜀與漢中的,在十數年討不到曹魏便宜的狀況下,東吳對內對外整體利益的算盤ㄧ打,搶回荊州是順理成章不得不然,甚至可說對劉備算是夠義氣了。而這也說明了為何抗曹這麼久,為了拿回荊州,孫權反求降於曹操,而東吳眾臣沒有反對聲浪,究其原因,恐怕還是各派系山頭的利益問題。

有個重點未見有人詳細考據,陸遜的建議只是ㄧ個綱領性質的陳述,若真有所謂的異族政策,應包含軍餉問題,補戶的安置問題,階級管理問題,是否與ㄧ般兵卒,民眾平等?還是剝削?或是更優渥?事實上,直到諸葛恪時代,山越仍有ㄧ大部份縱橫山林而未降伏,可見東吳對異族並沒有ㄧ個整體優渥的安撫政策,至少,就算有也顯然說服不了山越民族。那麼,若我們推測東吳政權的異族政策是屬於剝削制,則孫權可以省去許多軍資的花費,甚至可能加重稅賦於生產性質的異族平民。無論如何,異族問題是社會問題,軍事問題同時也是經濟問題,對十分天下有其八的曹魏而言,生產與從軍人口佔絕對多數,糧倉腹地有四州,魏吳對抗大都只是局部戰爭。然而對東吳而言,異族的課題與隱憂始終是個難解的內部困擾,長江以北難以跨越,南方未開發的蠻荒之地價值亦不高,那麼搶回荊州對所有人而言,都有立即性的意義。
國內利益大於國際利益,劉備關羽失察之處,就在於對東吳內部情勢狀況外。

=【步騭。交州】=

提到【唯才是舉】,大家都想到曹操,事實上,三國亂世,劉備孫權基於實際需要,也拔擢了許多出身寒微的人才。在東吳,除了魯肅呂蒙最為人所知,尚有許多出於行伍與凡品,最終位極人臣者,步騭就是其ㄧ。

陸機所謂【風 雅 則 諸 葛 瑾 、 張 承 、 步 騭 以 聲 名 光 國】此三人其實感情不錯,也都不是江東人。孫權拔擢非江東人士,甚至名不見經傳者,自然有其背景。從赤壁之戰前為起點,從權力的佈局來觀察,孫策遺臣與江東大族,由於都有來頭,不是年輕的孫權可任意把玩的死士,從而出現的路線問題,孫權意識到培養自己人的重要性。當然不是說,紫鬍子意欲拔擢死士以排擠舊臣,而是平衡再平衡。

從山越政治的角度來看,孫權很早就將步騭安排在"土匪"最多的地方:

【建 安 十 五 年 , 出 領 鄱 陽 太 守 . 歲 中 , 徙 交 州 刺 史 、 立 武 中 郎 將 , 領 武 射 吏 千 人 , 便 道 南 行 . 明 年 , 追 拜 使 持 節 、 征 南 中 郎 將 .】

鄱陽有所謂"鄱陽賊",交州則"南蠻"盤據之處,我的看法,這叫做【儲備店長】,磨練兼給機會立功。而步騭也爭氣,不辱使命:

【劉 表 所 置 蒼 梧 太 守 吳 巨 陰 懷 異 心 , 外 附 內 違 . 騭 降 意 懷 誘 , 請 與 相 見 , 因 斬 徇 之 , 威 聲 大 震 . 士 燮 兄 弟 , 相 率 供 命 , 南 土 之 賓 , 自 此 始 也 .】

建安十五年,劉備借了荊州,周瑜翹了辮子,步騭在交州極南之境,剷除了劉表舊部,擺平了交阯士燮,寥寥數語,其實波瀾萬丈,我們只要看士燮家族在南土的威風,即可意會步騭的"威 聲 大 震"是多麼威多麼震:

【燮兄 弟 並 為 列 郡 , 雄 長 一 州 , 偏 在 萬 里 , 威 尊 無 上 . 出 入 鳴 鍾 磬 , 備 具 威 儀 , 笳 簫 鼓吹 , 車 騎 滿 道 , 胡 人 夾 轂 焚 燒 香 者 常 有 數 十 . 妻 妾 乘 輜 軿 , 子 弟 從 兵 騎 , 當 時 貴 重, 震 服 百 蠻 , 尉 他 不 足 踰 也 .】

這麼雄霸ㄧ方的人物,臣服得這麼爽快,以此觀之,孫權給步騭的資源,可謂不少。或者說,步騭的政治手腕,陰狠而高明: 【吳 書 曰 : 騭 博 研 道 藝 , 靡 不 貫 覽 , 性 寬 雅 沈 深 , 能 降 志 辱 身】。無論如何,在劉備都還沒坐熱荊州時,孫權已掌握交州,經過九年的經營,呂蒙輕取關羽,步騭將棒子移交給呂岱,擁兵萬人出長沙:【延 康 元 年 ,權 遣 呂 岱 代 騭 , 騭 將 交 州 義 士 萬 人 出 長 沙 . 】,在劉備東征時,與白眉馬良所策動的武陵蠻夷對決:【會 劉 備 東下 , 武 陵 蠻 夷 蠢 動 , 權 遂 命 騭 上 益 陽 .】。

步騭最終做到丞相,十足十的白手起家。

=【朱然還是陸遜】=

先看朱然:

史載孫權東吳重臣裡,有三人臨死前最受孫權關心,呂蒙,淩統,朱然。江東顧陸朱張四大家族中,應屬朱然與孫權最好:
【(朱)然 嘗 與 權 同 學 書 , 結 恩 愛 . 至 權 統 事 , 以 然 為 餘 姚 長 , 時 年 十 九 . 】

朱然是三朝元老朱治外甥兼繼子,十九歲就做官,同樣被給予快速升遷管道,駐丹楊討山賊立功,十九年後東吳襲荊州,被安排到臨沮活捉已無招架能力的關羽,免費的過水業績,【遷 昭 武 將 軍 , 封 西 安 鄉 侯 】。呂蒙死前推薦朱然接班,又是假節,守江陵重鎮。

【虎 威 將 軍 呂 蒙 病 篤 , 權 問 曰 : 「 卿 如 不 起 , 誰 可 代 者 ? 」 蒙 對 曰 : 「 朱 然 膽 守 有 餘 , 愚 以 為 可 任 . 」 蒙 卒 , 權 假 然 節 , 鎮 江 陵 .】

再看陸遜:

陸遜,吳郡吳人,世江東大族。

【孫 權 為 將 軍 , 遜 年 二 十 一 , 始 仕 幕 府 , 歷 東 西 曹 令 史 , 出 為 海 昌 屯 田 都 尉 , 並 領 縣 事 .】

【時吳 、 會 稽 、 丹 楊 多 有 伏 匿 , 遜 陳 便 宜 , 乞 與 募 焉 . 會 稽 山 賊 大 帥 潘 臨 , 舊 為 所 在毒 害 , 歷 年 不 禽 . 遜 以 手 下 召 兵 , 討 治 深 險 , 所 向 皆 服 , 部 曲 已 有 二 千 餘 人 . 鄱 陽賊 帥 尤 突 作 亂 , 復 往 討 之 , 拜 定 威 校 尉 , 軍 屯 利 浦 .】

與朱然經歷相仿,陸遜亦是年紀輕輕就以剿匪累積軍功,不但如此,對於國內山越的利用,還提出策略性論述。爾後,呂蒙襲取關羽的故事,陸遜的角色我們耳熟能詳,當時呂蒙裝病回建業,孫權問:

【「 誰 可 代 卿 者 ? 」 蒙 對 曰 : 「 陸 遜 意 思 深 長 , 才 堪 負 重 ….」】

荊州擒羽之戰,陸遜立下大功:

【前 後 斬 獲 招 納 , 凡 數 萬 計 . 權 以 遜 為 右 護 軍 、 鎮 西 將 軍 , 進 封 婁 侯 .】

陸遜與朱然相差ㄧ兩歲,同是名門之後,有趣的問題來了,為何呂蒙推薦的是朱然,而非陸遜鎮江陵?又為何孫權讓陸遜,而非朱然當大都督與劉備對決?

從陸遜在襲荊州的路線來看,宜都,房陵,南鄉,秭歸,都是關羽逃往益州的重要關卡,也都是整個荊州爭奪戰裡戰況最激烈之處; 破詹晏,陳鳳,鄧輔,郭睦,文布,鄧凱,前後或殺或降的蜀將夷兵至數萬人之眾,關羽只得走麥城,向西被朱然,潘璋甕中捉鱉。此役從誘敵欺敵到滅敵,除呂蒙的運籌帷幄外,陸遜的連戰皆捷應屬首功,鎮西將軍之號,名符其實。

陸遜戰前主張偷襲荊州,戰後主張大舉任用荊州本土人士,對孫權而言,長期栽培而開花結果的不只是ㄧ員大將,而是另一個周瑜,另ㄧ個呂蒙。其文武籌略的品質,位階自然高於膽守有餘的朱然。朱然守江陵,潘璋駐固陵(巫,秭歸),甘寧約於此時死亡,部隊併入潘璋軍。史料並無記載此後到劉備東征的兩年,陸遜確切的駐守之地,公元221年,劉備稱帝,孫權自公安都鄂,並改名為武昌,此時駐公安的是諸葛瑾,已戰略位置來看,有可能陸遜此時是在夷陵。

夷陵的戰略重要性不下於江陵,對北方曹魏,孫權是以外交戰防止曹丕南下,諸葛瑾對蜀漢的調解失敗,劉備東進勢在必行,也就是說,夷陵在秭歸與江陵間首尾相顧,重要性更是大增。陸遜在劉備東征之初就有如下剖析:

【夷 陵 要 害 , 國 之 關 限 , 雖 為 易 得 , 亦 復 易 失 . 失 之 非 徒 損 一 郡 之 地 , 荊 州 可 憂 .】

孫權對陸遜,朱然的安排,或許道理就在於此。

=【奔臣潘濬】=

關羽敗亡,大部分人都將忿恨的焦點擺在江陵糜芳,與公安士仁兩個叛將身上,其實若真要以蜀漢角度抓出頭號漢奸戰犯,潘濬才是真正奸得透徹。

此三人降吳之後,糜芳的記錄僅止於劉備死後,孫權派賀齊督糜芳,劉邵去幹掉降魏叛徒,【權 令 將 軍 賀 齊 督 糜 芳 、 劉 邵 等 襲 蘄 春 , 邵 等 生 虜 (晉)宗 .】。士仁此後則是根本消失在史料裡。

與糜芳士仁不同的是,潘濬甚至在吳書裡單獨列傳,在陸機的【辨亡論】裡,【政 事 則 顧 雍 、 潘 濬 、 呂 範 、 呂 岱 以 器 任幹 職】,潘濬更是僅次於丞相顧雍的內政大臣。ㄧ生侍三主,劉表,劉備,與孫權,潘濬都很受重用,我們不得不相信其幹練的政治才華,【劉 備 領 荊州 , 以 濬 為 治 中 從 事 . 備 入 蜀 , 留 典 州 事.】,這個留典州事,代表潘濬顯然對荊州政事軍事地理暸若指掌,也正因如此,公元219年至222年劉備東征以前,孫權靠潘濬的人脈與know how打通關節牢牢掌握荊州軍民,也就順理成章。

前述馬良所策動的武陵蠻夷,孫權用步騭率軍牽制,事實上,在騷動不服東吳的武陵,潘濬可能才是孫權壓制蠻夷的首謀:

【武陵 部 從 事 樊 伷 誘 導 諸 夷 , 圖 以 武 陵 屬 劉 備 , 外 白 差 督 督 萬 人 往 討 之 . 權 不 聽 , 特 召問 濬 , 濬 答 : 「 以 五 千 兵 往 , 足 可 以 擒 伷 . 」……..即 遣 濬 將 五 千 往 , 果 斬 平 之.】

由此可見,東吳初佔荊州,仍是有許多蜀漢舊臣僅是表面降伏,心向劉備。按照孫權在江東對山越的征討與壓榨,荊州蠻夷恐怕對東吳極有戒心,因而之後馬良得以順利策反。劉備大敗後,荊南蠻夷仍是桀傲不馴,孫權則仍將剿匪重責交給潘濬:

【五 谿 蠻 夷 叛 亂 盤 結 , 權 假 濬 節 , 督 諸 軍 討 之 . 信 賞 必 行 , 法 不 可 干 , 斬 首 獲 生 , 蓋 以 萬 數 , 自 是 群 蠻 衰 弱 , 一 方 寧 靜 .】

潘濬幫助孫權擺平荊州內部的功勞甚巨,投降不久即假節,以至官拜太常。這麼有戲的奔臣,這麼閃耀的叛降,與降魏後低調的黃權完全兩極,然而世人並沒有大加撻伐潘濬對劉備的背叛,甚至以【士為知己者死】來解釋潘濬對孫權效忠,這恐怕與江表傳中ㄧ段描述有關:

【江表 傳 曰 : 權 克 荊 州 , 將 吏 悉 皆 歸 附 , 而 濬 獨 稱 疾 不 見 . 權 遣 人 以 床 就 家 輿 致 之 , 濬伏 面 著 床 席 不 起 , 涕 泣 交 橫 , 哀 咽 不 能 自 勝 . 權 慰 勞 與 語 , 呼 其 字 曰 : 「 承 明 , 昔觀 丁 父 , 鄀 俘 也 , 武 王 以 為 軍 帥 ; 彭 仲 爽 , 申 俘 也 , 文 王 以 為 令 尹 . 此 二 人 , 卿 荊國 之 先 賢 也 , 初 雖 見 囚 , 後 皆 擢 用 , 為 楚 名 臣 . 卿 獨 不 然 , 未 肯 降 意 , 將 以 孤 異 古人 之 量 邪 ? 」使 親 近 以 手 巾 拭 其 面 , 濬 起 下 地 拜 謝 . 即 以 為 治 中 , 荊 州 諸 軍 事 一 以諮 之 .】

這ㄧ段全文照登,看似感人肺腑,我卻認為這不過是東吳為潘濬量身打造的精美包裝,原因無他,按照陳壽本史的實際記載,【孫權 殺 關 羽 , 并 荊 土 , 拜 濬 輔 軍 中 郎 將 , 授 以 兵.】,潘濬是ㄧ投降就被授與部隊,即便孫權再怎麼豪情,也不可能對降將給予這麼高度的信任,也就是說,我根本懷疑潘濬與孫權早就暗通款曲。虛則實之,實則虛之,吳人指陳糜芳士仁早有叛意而有叛行,反而像是為襲荊州找個漂亮的藉口,從這兩個倒楣蛋投降後迅速消失於吳史的情形來看,顯然根本沒受到重用,江表傳也就沒有必要溢美奔臣。而潘濬狀似扭捏拒降,卻立刻平步青雲ㄧ飛沖天,顯然有鬼。

或許是關羽這個沒人緣的,得罪過潘濬,或許對孫權而言,潘濬比其他人更有利用價值,而早就利誘於先。總之,天高劉備遠,最兇狠的敵人總是自己人,先主劉大耳尚未東征,敗形已露,潘太常對東吳掏心掏肺,亦掏空荊州蜀漢根基,ㄧ如當初劉璋內賊四起的窘境,天意無常,報應不爽,劉備失去的何止是關羽,孫權出了不只ㄧ口鳥氣。

…………….待續

channel 發表於 2006/11/08

1 則迴響

Filed under 亡命西蜀

One response to “劉備東征(五)江東父老

  1. DarkMessiah

    其實奪荊州後到劉備東征的兩年
    陸遜的駐地應該是有確切的記載

    遜徑進,領宜都太守,拜撫邊將軍,封華亭侯。備宜都太守樊友委郡走,諸城長吏及蠻夷君長皆降。遜請金銀銅印,以假授初附。是歲建安二十四年十一月也

    此「領」自然不是「遙領」
    可能會產生一些爭議的大概是孫權又分宜都郡的巫及秭歸二縣為固陵郡給潘璋
    但基本上不影響陸遜為宜都太守的身份

    因此呂蒙薦朱然
    不如視為僅只推薦江陵太守的接班人
    而身為宜都太守的陸遜
    本來就位於劉備伐吳的第一線
    由他主導戰事也就順理成章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