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斗米的ㄧ筆爛帳,張衡還是張脩?

關於張魯的發跡與五斗米道,有個淵源問題十分有趣。

【典 略 曰 : 「 初 , 熹 平 中 , 妖 賊 大 起 , 三 輔 有 駱 曜 . 光 和 中 , 東 方 有 張 角 , 漢 中 有 張 脩 .】

典略記載的五斗米師張脩,裴松之認為應是張陵的兒子,張魯的爸爸張衡。

【臣 松 之 謂 張 脩 應 是 張 衡 , 非 典 略 之 失 , 則 傳 寫 之 誤 .】

裴氏之所以這麼認為,是因為陳壽對張魯的如下描寫:

【張 魯 字 公 祺 , 沛 國 豐 人 也 . 祖 父 陵 , 客 蜀 , 學 道 鵠 鳴 山 中 , 造 作 道 書 以 惑 百 姓 , 從 受 道 者 出 五 斗 米, 故 世 號 米 賊 . 陵 死 , 子 衡 行 其 道 . 衡 死 , 魯 復 行 之 .】

那麼所謂五斗米道,就是張陵,張衡到張魯ㄧ脈相承了。然而後漢書這麼說:

【(中平元年) 秋 七 月 , 巴 郡 妖 巫 張 脩 反 , 寇 郡 縣 .】

【劉 艾 紀 曰 : 「 時 巴 郡 巫 人 張 脩 療 病 , 愈 者 雇 以 米 五 斗 , 號 為 『 五 斗 米 師 』 .】

張脩又出現了,而且是號稱五斗米師。這妖巫張脩也是張衡嗎? 光和(178-183)是漢靈帝年號之ㄧ,中平(184-188)也是漢靈帝年號。

【益 州 牧 劉 焉 以 魯 為 督 義 司 馬 , 與 別 部 司 馬 張 脩 將 兵 擊 漢 中 太 守 蘇 固 , 魯 遂 襲 脩 殺 之 , 奪 其 眾】

張魯進入漢中的年代約於漢獻帝初平二年(約於191年),也就是說,公元185年寇郡縣的張脩與劉焉的別部司馬若是同ㄧ個人,則光和年間的"漢中張脩"不是張衡的可能性就很大。 五斗米道是張(道)陵所創還是張脩所創?先看典略敘述:

【(張)脩 法 略 與 (張)角 同 , 加 施 淨 室 , 使 病 人 處 其 中思 過 . 又 使 人 為 姦 令 祭 酒 , 主 以 老 子 五 千 文 , 使 都 習 , 號 『 姦 令 』 . 為 鬼 吏 , 主 為病 者 請 禱 . 請 禱 之 法 , 書 病 人 姓 字 , 說 服 罪 之 意 . 作 三 通 , 其 一 上 之 天 , 著 山 上 ,其 一 埋 之 地 , 其 一 沈 之 水 , 謂 之 『 三 官 手 書 』 . 使 病 者 家 出 米 五 斗 以 為 常 , 故 號 『 五 斗 米 師 』 也 .】

按照裴松之的看法,若這個張脩就是張衡,則可呼應陳壽以張陵為五斗米道的宗師的說法。然而典略以下的敘述卻不能反證這種看法:

【 後(張)角 被 誅 ,(張) 脩 亦 亡 . 及(張)魯 自 在 漢 中 , 因 其 人 信 行 脩 業 , 遂 增 飾 之 .】

若張脩是張衡,則張魯應"信行父業",而非"信行脩業"。將張魯與張脩視為非親屬,則整個典略的敘述完整而無邏輯錯誤,若張脩是張衡之誤,則反而不太通暢。 而張魯與劉焉搭上線非因其父張衡的關係,而是其母:

【張 魯 母 始 以 鬼 道 , 又 有 少 容 , 常 往 來 焉 家 , 故 焉 遣 魯 為 督 義 司 馬 , 住 漢 中 , 斷 絕 谷 閣 , 殺 害 漢 使 .】

若張衡在巴郡有這麼大的本事與勢力,何須讓老婆去與劉焉攀關係? 從光和年間到中平元年,不過約四,五年,若以裴氏之見,"漢中張脩"與"巴郡妖巫張脩"都是張衡,則會有如下問題:

1. 劉焉的別部司馬張脩,根本與巴郡妖巫不是同ㄧ人。

2. 若裴松之看法正確,則【後漢書】與【典略】再加上【劉艾紀】皆錯。

若以典略為真,再整理ㄧ下我認為合理的敘述: 按照後漢書與典略的說法,整個故事前後ㄧ貫,從掌權者角度看民間,東漢末年,妖巫張角與張脩各據ㄧ方蠱惑民眾,煽動叛亂。張脩自號【五斗米師】在巴漢為虐,從者甚眾,至中平元年正式叛亂。 劉焉約於靈帝中平年間奉旨進入巴蜀,將妖巫張脩納入朝廷體制,領別部司馬職,統領其教眾,擺平巴中地區。張魯本是張脩信眾,靠其母的政治手段進入劉焉體制,與五斗米師兼別部司馬張脩受劉焉之命同攻漢中。併藉此機會幹掉張脩,收攏張脩部眾,以血腥手段雄據漢中,又繼承張脩的宗教地位,以教領政,隔絕巴蜀與漢中,吃香喝辣三十年。 這就是為什麼釐清【妖巫張脩與別部司馬張脩是否同ㄧ人】這麼重要,奠定張魯日後漢中霸主地位的,無疑是五斗米信仰所凝聚的勢力,若張魯並非自張陵以來即ㄧ脈相承五斗米教主的地位,則張脩就是冤大頭了。千餘年來,道教以張天師(張陵)為祖師爺的說法則很有可疑,張魯得勢,篡改歷史的權力大增,五斗米的淵源大可移花接木。

不過我犯了ㄧ個錯誤,不該將道教滲進這個五斗米主題,道教起源牽涉宗教定義問題,思想理論問題,本質問題,社會問題,釋道政治問題,儀式問題,教眾組織問題,這個領域十分複雜,非我能力所能娓娓道來。倒是有個網址可提供有心者參考(蕭登福教授的【周秦兩漢早期道教】):

http://www.taoculture.org/news/ReadNews.asp?NewsID=286

還是集中關心ㄧ下張陵與張脩的問題:

五斗米道是誰所創?頗為難辨,那麼假設總是做得到的。

假設: 張陵根本沒創什麼五斗米道,不過是張魯得勢後的移花接木。

【漢末,沛國張陵,學道于蜀鶴鳴山。造作道書,自稱’太清玄元’,以惑百姓。】《華陽國志.漢中志》

【張道陵者,字輔漢,沛國豐人也。本太學書生,博通五經,晚乃嘆曰:“此無益於年命”,遂學長生之道…….乃與弟子入蜀,住鵠鳴山,著作道書二十四篇】《神仙傳.葛洪》

華陽國志並沒有記載張陵與五斗米的關係,神仙傳也沒有。那麼張魯發跡前後與五斗米的關係呢?

【魯字公祺,以鬼道見信於益州牧劉焉。魯母有少容,往來焉家。初平中,以魯為督義司馬,住漢中,斷谷道。魯旣至,行寬惠,以鬼道教。】《華陽國志.漢中志》

【漢 末 , 張 魯 居 漢 中 , 以 鬼 道 教 百 姓 , 賨 人 敬 信 巫 覡 , 多 往 奉 之 . 】《晉書.張特》

【沛 人 張 魯 , 母 有 恣 色 , 兼 挾 鬼 道 , 往 來 焉 家 ,】《漢書.劉焉》

鬼道鬼道還是鬼道,與五斗米還是沒關係。於是回頭追尋卡住我們思路的到底是什麼,原來是:

【祖 父 陵 , 客 蜀 , 學 道 鶴 鳴 山 中 , 造 作 道 書 以 惑 百 姓 , 從 受 道 者 出 五 斗 米 , 故 世 號 米 賊 .】《三國志.張魯》

若這"從受道者出五斗米"的記載是陳壽錯植於此,或是張魯刻意移花接木的流傳,則可以解決許多矛盾。

“鬼道"是什麼?不得而知,有論點認為於巴中土著" 賨人" 的傳統信仰有關,宗教的特色之一,就是不同信仰文化的混合現象,若張陵將漢人道家的思想融入巴中地區夷人的傳統民間信仰,其結果假設就是"鬼道",那麼與張脩的五斗米就可切割看待。

至於天師道,在巴蜀碑文則有【米巫祭酒張普題字】可供參考:

【熹平二年三月一日1,天卒2鬼兵胡九……祭酒約施天師道,法無極才】

那麼若張陵的"天師道"就是張魯的"鬼道",加上張魯幹掉張脩的史實,則張魯"剽竊"張脩的五斗米就解釋得通了。按照典略說法,顯然張脩在靈帝年間於巴漢勢力較大,張魯雖出身鬼道,也是五斗米信徒。或者說,兩者信仰相近,而五斗米較有組織,鬼道屬於五斗米的ㄧ支,以幫派術語比擬,則五斗米為總堂口,而鬼道為分堂,那麼問題就在於宗教派系了。亦或者,五斗米是巴漢地區複雜信仰集團的泛稱,每個集團均已當時流行的五斗米入教方式吸收信徒,因而名器互用,而張脩勢力較大,中央政權僅以張脩泛稱巴漢妖巫。當然這只是猜測,並無直接證據證明。

回到史冊已鋪陳的事實,劉焉的"別部司馬張脩"與"巴郡妖巫張脩"若確實為同ㄧ人,則張脩並非張衡的事實已經昭然若揭,畢竟張魯幹掉的不太可能是自己的爸爸,典略與後漢書記載為真,裴氏與陳壽為誤。

既然我傾向切割張脩的五斗米與張魯的鬼道,那麼就無法忽視為何張魯進入漢中以後,要以五斗米為其統治主軸的事實。究其原因之一,張脩此前的成功經營自然為主要因素,張魯是入境隨俗,是從善如流,是不得不然,是基於現實。究其原因之二,我傾向認為是經濟因素使然。

大抵神棍經濟學,就是吸收信眾,藉以搞錢,擴展組織。五斗米與太平道得以迅速擴展自有其環境因素使然,兵連禍結與經濟崩潰,都是宗教發展最大的養分。從兩教的功能訴求看來,生理治療與心靈治療是民間最普遍的需求,自古醫與巫就有難以斬斷的關係。僅僅參考葛洪的【神仙傳】與【抱扑子】即可窺其生理上的長生九視之法,與心靈上白日升天的渴求,對於慘遭世局蹂躪的平民百姓而言,宗教幾乎是唯一可寄託身心的團體,除了張角,張脩大行其道之外,在各個地區想必都有為數可觀的地方宗教集團。

那麼民間宗教組織的觀點看來,太平道與五斗米竟然能形成中央政權沛然莫之能禦的組織勢力,就必然有其本事。養組織就要錢(財貨),錢來自於信眾,信眾來自於該宗教確實能提供的社會功能。太平道且不談,五斗米顧名思義就得用錢(貨)來買教徒資格,這類組織要獲得發展,老鼠會的形態就免不了,組織階級就出現,權力機制則又展神威。而在整個組織發展的過程裡,搞錢機制最為重要,然後是組織管理機制。以常理推測,張魯在幹掉張脩進入漢中之後,逐漸以五斗米借殼上市,關鍵應在於其吸金與管理機制。

所謂【祭酒】,所謂【治頭】,所謂【三官手書】,所謂【諸祭酒各起義舍】,所謂【循 道 百 步 則 罪 除】,所謂【春 夏 禁 殺 . 又 禁 酒】,再再顯示從張脩到張魯的管理才華。對於神棍而言,最佳吸金管道就是儀制,勤辦祭典則香油錢自然滾滾而來,而給予組織中堅份子ㄧ些吸金的權力,則又強化組織向心力又能藉以吸引新信眾加入,以教領政自是遊刃有餘。

那麼關於張陵,張脩與張魯,五斗米,鬼道,天師道剪不斷裡還亂的關係,就有比較清楚的脈絡。大膽ㄧ點推理,品牌問題應是解答。當然我們也可以假設,若三國志,後漢書,典略等記載均為真,則張陵首創五斗米,張脩確立制度與組織,張魯容匯地方鬼道信仰至五斗米體制,就不再顯得衝突矛盾。

當然,要說我的推論是自圓其說,也沒錯。
(本文亦於三國大本營發表)

http://www.ylib.com/class/topic3/Default.asp?Object=2000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不妨疑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