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殺了關二爺? (4)

“….是 羽 怙 恃 勇 名 , 作 軍 無 法 , 直 以 意 突 耳 , 故 前 後 數 喪 師 眾…" …….廖立

世界上最容易的兩件事:1.做白日夢 ,2.評論歷史人物。
世界上最難的兩件事: 1.實現白日夢 ,2.正確評論歷史人物
" 大意失荊州"讓關羽成為歷史上因驕傲而失敗的經典案例,古今圍繞在這個主題上批評關羽的言論不計其數,在殘章斷簡的歷史文獻裡蒐羅罪證,粗糙地將歷史人物 定罪是一個不錯的樂趣,而且容易,甚至可以拿來賺錢,或賺人熱淚,因此大家樂此不疲。只是"評論"這個行為脫離不了意識形態,個人好惡以及政治意圖,這篇 文章也難免俗,因此我盡量減少評論,多呈現ㄧ些歷史原文,只希望再逼近真相ㄧ步。

關羽的失敗,讓我們都用放大鏡檢視他的人格缺陷,"驕傲"已經成 了他的千古罪名,但數十萬計的關帝廟高掛忠義形象顯示普羅大眾早已赦免其驕傲罪,不原諒他的唯有脫離三國演義魔爪的部份知識份子。柏楊對二爺的批評就挺嚴 厲: “…關羽實在沒有資格在歷史上佔據一席之地。他雖然英勇,但事實上不過一個 莽漢,既缺謀略,又缺修養,而且心胸狹窄、不識大體。","….本來可以親密相處 的至親和盟友,卻用粗暴愚妄的手段,逼成死敵。陸遜幾封謙卑的信, 關羽竟會心花怒放,證明他只是個淺碟子。","….更顯出關羽低能的一件事是,他把基地託付給恨他入骨而又被他輕視 的兩位將領。","….不像是一個歷經滄桑的大將,反而像是一個縱情任性的暴發戶。",柏老的最後ㄧ槍定讞關羽: “….關羽基本的錯誤是他破壞了諸葛亮十二年前的隆中對策,如果 像隆中對策設計的,跟孫權保持和睦,漢中方面同時出軍,局勢 當可改觀。由於關羽一人的衝動,遂使全盤戰略,成為虛話。",的確夠狠的批評,也看似打到二爺七寸,但我認為以上批評不但的過激,而且不正確。ㄧ,按照柏 楊的標準,要論沒有資格在歷史上佔ㄧ席之地的人物恐怕極多,劉備就缺謀略否則不必找諸葛亮來玩,朱元璋是流氓很缺修養,趙匡胤過河拆橋杯酒釋兵權心胸狹窄 極了,文天祥若投降本可造福更多百姓,卻寧可找死有夠不識大體。這樣的標準只是凸顯了評論者的個人好惡,沒有評論深度可言。二,隆中策的實現基礎在於孫權 必須能接受荊州是劉備的,問題是孫權不接受,難道關羽要為了保持和睦而送還荊州?明明孫權就恨透劉備,卻要讓關羽背負聯盟破裂的罪名,不但不公平,還有栽 贓之嫌。事實上我還比較接受"隆中對是錯誤的戰略"這種看法。
從關羽的人格特質來推論他失敗的必然,其實是很無聊的廢話而且事後諸葛,事實上應該 倒過來,因為二爺失敗了,他的人格特質才被拿出來當罪證,難道不是嗎?成功與失敗的原因每個人都不盡相同,運氣也有很大的影響,並非某種人格特質或是ㄧ兩 個決策就必然會導致成敗,這也是為什麼我花了很大的篇幅來說明吳蜀在劉備死前的險惡關係,關羽死在自己人與盟友的手上是不爭的事實,縱然其行事風格有可議 之處,也不該背負這麼龐大的罪名。就算二爺享受的千古榮耀過於耀眼,就事論事,失荊州絕不是他ㄧ人的大意就能ㄧ筆帶過。
關羽之死
若不考慮 東吳的口蜜腹劍,關羽北伐的時機其實相當好,曹仁在襄樊的守軍不多,西北方曹操才在漢中碰了ㄧ鼻子灰,北邊曹彰攻擊烏桓的戰事方歇,東南方孫權才又圍了合 肥ㄧ次,蜀漢成功拿下東三郡(上庸,房陵,新城),蜀漢士氣正旺,關羽北伐可取得劉封,孟達的奧援,又可趁漢水暴漲的天時痛擊不擅水戰的北方軍隊,此時不 打更待何時?很多人質疑這次的北伐時機不對,其實並沒有站在關羽的角度思考。關於此時北上的ㄧ個關鍵的條件就是漢水暴漲的時節到了,曹魏在南方的主力正在 對付孫權,時機成熟到連曹魏陣營裡都有人預言二爺的動向: “建 安 二 十 四 年 , 孫 權 攻 合 肥 , 是 時 諸 州 皆 屯 戍 .(溫) 恢 謂 兗 州 刺 史 裴 潛 曰 : 「 此 閒 雖 有 賊 , 不 足 憂 , 而 畏 征 南 方 有 變 . 今 水 生 而 子 孝(曹仁) 縣 軍 , 無 有 遠 備 . 關 羽 驍 銳 , 乘 利 而 進 , 必 將 為 患 . 」 於 是 有 樊 城 之 事 .",曹仁也才平定宛縣叛亂回防樊城,兵力並不多。曹操派于禁率七軍浩蕩南下解樊城之圍,沒多久就因為漢水暴漲而讓關羽擊敗,還被俘虜了三萬軍士,連帶消 滅了從樊城殺出的白馬將軍龐德:" 秋 , 大 霖 雨 , 漢 水 溢 , 平 地 水 數 丈 , 禁 等 七 軍 皆 沒 . 禁 與 諸 將 登 高 望 水 , 無 所 回 避 , 羽 乘 大 船 就 攻 禁 等 , 禁 遂 降 , 惟 龐 德 不 屈 節 而 死 ."。此役在三國志裡的記載不多,唯有龐德抗敵的敘述則十分動人,也顯示了當時戰況激烈的程度: “…討 關 羽 . 樊 下 諸 將 以 德 兄 在 漢 中 , 頗 疑 之 .[一]德 常 曰 : 「 我 受 國 恩 , 義 在 效 死 . 我 欲 身 自 擊 羽 . 今 年 我 不 殺 羽 , 羽 當 殺 我 . 」 後 親 與 羽 交 戰 , 射 羽 中 額 . 時 德 常 乘 白 馬 , 羽 軍 謂 之 白 馬 將 軍 , 皆 憚 之 . 仁 使 德 屯 樊 北 十 里 , 會 天 霖 雨 十 餘 日 , 漢 水 暴 溢 , 樊 下 平 地 五 六 丈 , 德 與 諸 將 避 水 上 堤 . 羽 乘 船 攻 之 , 以 大 船 四 面 射 隄 上 . 德 被 甲 持 弓 , 箭 不 虛 發 . 將 軍 董 衡 ﹑ 部 曲 將 董 超 等 欲 降 , 德 皆 收 斬 之 . 自 平 旦 力 戰 至 日 過 中 , 羽 攻 益 急 , 矢 盡 , 短 兵 接 戰 . 德 謂 督 將 成 何 曰 : 「 吾 聞 良 將 不 怯 死 以 苟 免 , 烈 士 不 毀 節 以 求 生 , 今 日 , 我 死 日 也 . 」 戰 益 怒 , 氣 愈 壯 , 而 水 浸 盛 , 吏 士 皆 降 . 德 與 麾 下 將 一 人 , 五 伯 二 人 , 彎 弓 傅 矢 , 乘 小 船 欲 還 仁 營 . 水 盛 船 覆 , 失 弓 矢 , 獨 抱 船 覆 水 中 , 為 羽 所 得 , 立 而 不 跪 . 羽 謂 曰 : 「 卿 兄 在 漢 中 , 我 欲 以 卿 為 將 , 不 早 降 何 為 ? 」 德 罵 羽 曰 : 「 豎 子 , 何 謂 降 也 ! 魏 王 帶 甲 百 萬 , 威 振 天 下 . 汝 劉 備 庸 才 耳 , 豈 能 敵 邪 ! 我 寧 為 國 家 鬼 , 不 為 賊 將 也 . 」 遂 為 羽 所 殺 ." ,龐德真正戰到最後ㄧ兵ㄧ卒而寧死不降,此人原為關中馬超手下的將領,曹操拿下漢中時歸降,老哥龐柔則投降劉備。兒子龐會,在蜀國被消滅以後將關氏家族屠 戮殆盡以報父仇。
這次大勝讓二爺真正"威震華夏","百姓擾擾",曹操甚至動念要遷都把漢獻帝拉遠一點,結果充分證明了關羽選擇的時機正確。 由於戰局的變化出人意表急轉直下,關羽趁勝追擊,分出部隊派手下將領圍襄陽,魏吳兩國不得不加快腳步解決此ㄧ重大危機。樊城內,守軍只剩數千人,糧食將 盡,諸將驚懼,已有人勸曹仁棄城向北撤退:"羽 急 攻 樊 城 , 樊 城 得 水 , 往 往 崩 壞 , ╴ 皆 失 色 . 或 謂 仁 曰 : 「 今 日 之 危 , 非 力 所 支 . 可 及 羽 圍 未 合 , 乘 輕 船 夜 走 , 雖 失 城 , 尚 可 全 身 . 」 (滿)寵 曰 : 「 山 水 速 疾 , 冀 其 不 久 . 聞 羽 遣 別 將 已 在 郟 下 , 自 許 以 南 , 百 姓 擾 擾 , 羽 所 以 不 敢 遂 進 者 , 恐 吾 軍 掎 其 後 耳 . 今 若 遁 去 , 洪 河 以 南 , 非 復 國 家 有 也 ; 君 宜 待 之 . 」 仁 曰 : 「 善 . 」 寵 乃 沈 白 馬 , 與 軍 人 盟 誓 .",曹仁不愧是曹操最為倚重的總司令,在最艱難的時刻做出了最關鍵的決策:"仁 激 厲 將 士 , 示 以 必 死 , 將 士 感 之 皆 無 二",若曹仁此時棄城,對曹魏而言就是全盤皆輸,因而堅持死守到底。從漢中被徵調,暫屯宛縣的援軍徐晃,在于禁投降以後,被催促南下救曹仁,此時的徐晃可 說是倉促成軍:"晃 所 將 多 新 卒 , 以 羽 難 與 爭 鋒 , 遂 前 至 陽 陵 陂 屯 . 太 祖 復 還 , 遣 將 軍 徐 商 ﹑ 呂 建 等 詣 晃 , 令 曰 : 「 須 兵 馬 集 至 , 乃 俱 前 . 」",在徐商,呂建的部隊加入以前,徐晃方面的動作在於加強曹仁防守的決心:"(趙) 儼 以 議 郎 參 仁 軍 事 南 行 , 與 平 寇 將 軍 徐 晃 俱 前 . 既 到 , 羽 圍 仁 遂 堅 , 餘 救 兵 未 到 . 晃 所 督 不 足 解 圍 , 而 諸 將 呵 責 晃 促 救 . 儼 謂 諸 將 曰 : 「 今 賊 圍 素 固 , 水 潦 猶 盛 . 我 徒 卒 單 少 , 而 仁 隔 絕 不 得 同 力 , 此 舉 適 所 以 弊 內 外 耳 . 當 今 不 若 前 軍 偪 圍 , 遣 諜 通 仁 , 使 知 外 救 , 以 勵 將 士 . 計 北 軍 不 過 十 日 , 尚 足 堅 守 . 然 後 表 ? 俱 發 , 破 賊 必 矣 . 如 有 緩 救 之 戮 , 余 為 諸 軍 當 之 . 」 諸 將 皆 喜 , 便 作 地 道 , 箭 飛 書 與 仁 , 消 息 數 通 ….. “,由此可知于禁軍的敗北,使得曹魏方面措手不及,曹仁ㄧ念之間要是決定棄守,襄樊立刻不保,徐晃部隊也來不及救援,因此對曹魏而言,此刻是前線最危急的 時候。
曹操方面見前線戰況緊急,立刻做了兩件事:1.拉攏孫權,2.調動東吳邊境的部隊至襄樊戰區;依照蔣濟與司馬懿的計策,故意放出要與東吳合 作的訊息,孫權方面則是立刻有了回應:"權 內 憚 羽 , 外 欲 以 為 己 功 , 牋 與 曹 公 , 乞 以 討 羽 自 效 ."," 孫 權 遣 使 辭 以 「 遣 兵 西 上 , 欲 掩 取 羽 . 江 陵 、 公 安 累 重 , 羽 失 二 城 , 必 自 奔 走 , 樊 軍 之 圍 , 不 救 自 解 . 乞 密 不 漏 , 令 羽 有 備 . 」 “,吳魏聯手旨在孤立關羽的北伐軍,魏解樊城之圍,吳取南郡全據荊州。孫權要求曹操保密,提防關羽分出部隊南下防守。但是對曹操來說,他的目的是保全襄 樊,只要關羽撤退即已達到戰略目的,若能讓孫權關羽狗咬狗兩敗俱傷則更好,因此採取了董昭的建議,將孫權要佔領南郡的消息故意洩漏出去,ㄧ則打亂關羽的軍 事步調,ㄧ則激勵樊城內的守軍士氣:"太 祖 詰 群 臣 , 群 臣 咸 言 宜 當 密 之 . 昭 曰 : 「 軍 事 尚 權 , 期 於 合 宜 . 宜 應 權 以 密 , 而 內 露 之 . 羽 聞 權 上 , 若 還 自 護 , 圍 則 速 解 , 便 獲 其 利 . 可 使 兩 賊 相 對 銜 持 , 坐 待 其 弊 . 祕 而 不 露 , 使 權 得 志 , 非 計 之 上 . 又 , 圍 中 將 吏 不 知 有 救 , 計 糧 怖 懼 , 儻 有 他 意 , 為 難 不 小 . 露 之 為 便 . 且 羽 為 人 彊 梁 , 自 恃 二 城 守 固 , 必 不 速 退 . 」 太 祖 曰 : 「 善 . 」 即 敕 救 將 徐 晃 以 權 書 射 著 圍 ? 及 羽 屯 中 , 圍 ? 聞 之 , 志 氣 百 倍 . 羽 果 猶 豫 . 權 軍 至 , 得 其 二 城 , 羽 乃 破 敗 ."。關羽的猶豫可以理解,才大獲全勝勢如破竹,樊城眼看就要攻破,若聽到什麼小道消息就自亂陣腳,不但前功盡棄,下ㄧ次要再圍襄樊,就不可能這麼順利, 可以說這次是關羽孤注一擲的一戰,千載難逢的良機,更何況,前不久陸遜才寫信來歌功頌德:"(陸)遜 至 陸 口 , 書 與 羽 曰 : 「 前 承 觀 釁 而 動 , 以 律 行 師 , 小 舉 大 克 , 一 何 巍 巍 ! 敵 國 敗 績 , 利在 同 盟 , 聞 慶 拊 節 , 想 遂 席 卷 , 共 獎 王 綱 . 近 以 不 敏 , 受 任 來 西 , 延 慕 光 塵 , 思 稟 良 規 . 」 又 曰 : 「 于 禁 等 見 獲 , 遐 邇 欣 歎 , 以 為 將 軍 之 勳 足 以 長 世 , 雖 昔 晉 文 城 濮 之 師 , 淮 陰 拔 趙 之 略 , 蔑 以 尚 茲 . 聞 徐 晃 等 少 騎 駐 旌 , 闚 望 麾 葆 . 操 猾 虜 也 , 忿 不 思 難 , 恐 潛 增 ╴ , 以 逞 其 心 . 雖 云 師 老 , 猶 有 驍 悍 . 且 戰 捷 之 後 , 常 苦 輕 敵 , 古 人 杖 術 , 軍 勝 彌 警 , 願 將 軍 廣 為 方 計 , 以 全 獨 克 . 僕 書 生 疏 遲 , 忝 所 不 堪 , 喜 鄰 威 德 , 樂 自 傾 盡 , 雖 未 合 策 , 猶 可 懷 也 . 儻 明 注 仰 , 有 以 察 之 . 」 羽 覽 遜 書 , 有 謙 下 自 託 之 意 , 意 大 安 , 無 復 所 嫌 ."。陸遜持續對關羽下迷魂藥在整個戰局中十分關鍵,曹操為了解樊城之圍,可以說是"舉天下之兵而來",只要東吳方面穩住,關羽就算ㄧ時敗下陣來,也無後 顧之憂。很不幸,東吳就是不穩,曹魏也十分認真,除了徐晃軍團南下,另外還調動原本防守東吳的張遼軍團西進襄樊,在戰況急轉直下以前,二爺必須速戰速決。
魏 吳兩方的欺敵戰術正嚴重考驗關羽的判斷力,在危急存亡的時刻,自己人卻硬是不買他的帳:"自 羽 之 出 軍 , 芳 ﹑ 仁 供 給 軍 資 , 不 悉 相 救 . 羽 言 「 還 當 治 之 」 , 芳 、 仁 咸 懷 懼 不 安 . 於 是 權 陰 誘 芳 、 仁 , 芳 、 仁 使 人 迎 權 .",糜芳,士仁身負後勤支援的重責,卻在緊要關頭"不 悉 相 救",史書沒交代他們用什麼藉口搪塞關羽,無論平時有什麼恩怨,戰時違反軍令罪名不輕,關羽說"還 當 治 之"少不了人頭落地,要不烏紗帽落地,他們怎麼敢抗命實在令人不解。我認為有可能糜芳,士仁是因為愛莫能助,水淹七軍後,關羽將于禁三萬部隊往後方江陵 送,三萬戰俘要吃要喝要管理也是個龐大的支出,後勤支援的負擔是可以想像的沈重。而關羽不斷將後方防守的部隊調到前線增援,軍資糧餉的供應勢必也更為吃 緊,糜芳士仁恐怕是達不到任務而不是不執行任務。襄樊戰役已經到了不速戰速決不行的地步,苦缺糧草的關羽不得不動東吳糧倉的腦筋:"魏 使 于 禁 救 樊 , 羽 盡 禽 禁 等 , 人 馬 數 萬 , 託 以 糧 乏 , 擅 取 湘 關 米 . 權 聞 之 , 遂 行 …..",此舉正好讓孫權有了出師的藉口,依照他對曹操提出的策略,拿下江陵與公安是最高指導原則: " 先 遣 蒙 在 前 . 蒙 至 尋 陽 , 盡 伏 其 精 兵 中 , 使 白 衣 搖 櫓 , 作 商 賈 人 服 , 晝 夜 兼 行 , 至 羽 所 置 江 邊 屯 候 , 盡 收 縛 之 , 是 故 羽 不 聞 知 . 遂 到 南 郡 , 士 仁 麋 芳 皆 降 ."。東吳並非用擊鼓鳴金的方式大軍壓境,而是像暗夜忍者ㄧ樣偷襲南郡,這樣的作戰方式在三國時代不多見,很值得推敲孫權這麼做的緣由。曹操也曾在宛城遭 到張繡的偷襲差點送命,但狀況不同之處在於,宛城是張繡的地盤獻給曹操的,而且翻臉偷襲是臨時起意。東吳偷襲荊州是有通盤計畫的,唯一的目的就是避免讓關 羽得知後揮軍南下。呂蒙讓軍隊假扮成商人,將關羽所佈置在長江的邊屯侯ㄧ個ㄧ個抓起來,癱瘓了荊州的情報系統。在訊息被遮蓋的狀況下,第一個倒楣的是守公 安的士仁:"將 軍 士 仁 在 公 安 拒 守 , 蒙 令 虞 翻 說 之 . 翻 至 城 門 , 謂 守 者 曰 : 「 吾 欲 與 汝 將 軍 語 . 」 仁 不 肯 相 見 . 乃 為 書 曰 : 「 明 者 防 禍 於 未 萌 , 智 者 圖 患 於 將 來 , 知 得 知 失 , 可 與 為 人 , 知 存 知 亡 , 足 別 吉 凶 . 大 軍 之 行 , 斥 候 不 及 施 , 烽 火 不 及 舉 , 此 非 天 命 , 必 有 內 應 . 將 軍 不 先 見 時 , 時 至 又 不 應 之 , 獨 守 縈 帶 之 城 而 不 降 , 死 戰 則 毀 宗 滅 祀 , 為 天 下 譏 笑 . 呂 虎 威 欲 徑 到 南 郡 , 斷 絕 陸 道 , 生 路 一 塞 , 案 其 地 形 , 將 軍 為 在 箕 舌 上 耳 , 奔 走 不 得 免 , 降 則 失 義 , 竊 為 將 軍 不 安 , 幸 熟 思 焉 . 」 仁 得 書 , 流 涕 而 降 “,虞翻此言最厲害之處在於"大 軍 之 行 , 斥 候 不 及 施 , 烽 火 不 及 舉 , 此 非 天 命 , 必 有 內 應 .",等於暗示士仁,東吳大軍是得到你們荊州的內應,才會如入無人之境,你已經等於孤軍自守。這段話同時也告訴我們,士仁並非早已暗通東吳,只是形勢比人 強,雖然士仁與關羽不合,但不合與投降是兩回事,不能因為結果而草率推斷前因,若是早已暗通款曲,就不必"流 涕 而 降"。同樣,大家以為糜芳早有投降的小動作,與這段東吳的記載脫不了干係:"吳 錄 曰 : 初 , 南 郡 城 中 失 火 , 頗 焚 燒 軍 器 . 羽 以 責 芳 , 芳 內 畏 懼 , 權 聞 而 誘 之 , 芳 潛 相 和 . 及 蒙 攻 之 , 乃 以 牛 酒 出 降 .",然而在呂蒙傳裡,士仁投降後,便被呂蒙帶到南郡:" 翻 謂 蒙 曰 : 「 此 譎 兵 也 , 當 將 仁 行 , 留 兵 備 城 . 」 遂 將 仁 至 南 郡 . 南 郡 太 守 麋 芳 城 守 , 蒙 以 仁 示 之 , 遂 降 .",若糜芳真的與孫權"潛 相 和",呂蒙又何必拉出士仁來逼迫糜芳投降?也就是說,或許東吳有意合理化士仁糜芳的背叛,將原因完全歸咎於關羽與這兩人的嫌隙,意欲減輕世人對東吳背盟耍 奸的指摘。
對後方狀況渾不知覺的關羽,則正在與老友徐晃周旋:"羽 與 晃 宿 相 愛 , 遙 共 語 , 但 說 平 生 , 不 及 軍 事 . 須 臾 , 晃 下 馬 宣 令 : 「 得 關 雲 長 頭 , 賞 金 千 斤 . 」 羽 驚 怖 , 謂 晃 曰 : 「 大 兄 , 是 何 言 邪 ! 」 晃 曰 : 「 此 國 之 事 耳 . 」" ,舟船戎馬ㄧ生的關羽,最後ㄧ戰正是與多年好友的訣別之戰:"…..晃 到 , 詭 道 作 都 塹 , 示 欲 截 其 後 , 賊 燒 屯 走 . 晃 得 偃 城 , 兩 面 連 營 , 稍 前 , 去 賊 圍 三 丈 所 . 未 攻 , 太 祖 前 後 遣 殷 署 ﹑ 朱 蓋 等 凡 十 二 營 詣 晃 . 賊 圍 頭 有 屯 , 又 別 屯 四 ╴ . 晃 揚 聲 當 攻 圍 頭 屯 , 而 密 攻 四 ╴ . 羽 見 四 ╴ 欲 壞 , 自 將 步 騎 五 千 出 戰 , 晃 擊 之 , 退 走 , 遂 追 陷 與 俱 入 圍 , 破 之 , 或 自 投 沔 水 死 . 太 祖 令 曰 : 「 賊 圍 塹 鹿 角 十 重 , 將 軍 致 戰 全 勝 , 遂 陷 賊 圍 , 多 斬 首 虜 . 吾 用 兵 三 十 餘 年 , 及 所 聞 古 之 善 用 兵 者 , 未 有 長 驅 徑 入 敵 圍 者 也 . 且 樊 ﹑ 襄 陽 之 在 圍 , 過 於 莒 ﹑ 即 墨 , 將 軍 之 功 , 踰 孫 武 ﹑ 穰 苴 . 」" ,這段記錄顯示徐晃並未大量殲滅關羽的部隊,而是將形勢逆轉使得二爺知難而退,關羽並非只是匹夫之勇的將領,懂得保存實力,不在對己不利的情勢下戀戰,當 然也有可能是得知南郡遭偷襲而火速撤退。無論如何,這場讓天下震動的戰役就此結束,曹仁陣營意欲趁勝追擊,卻遭到趙儼的反對:" 羽 軍 既 退 , 舟 船 猶 據 沔 水 , 襄 陽 隔 絕 不 通 , 而 孫 權 襲 取 羽 輜 重 , 羽 聞 之 , 即 走 南 還 . 仁 會 諸 將 議 , 咸 曰 : 「 今 因 羽 危 懼 , 必 可 追 禽 也 . 」 儼 曰 : 「 權 邀 羽 連 兵 之 難 , 欲 掩 制 其 後 , 顧 羽 還 救 , 恐 我 承 其 兩 疲 , 故 順 辭 求 效 , 乘 釁 因 變 , 以 觀 利 鈍 耳 . 今 羽 已 孤 迸 , 更 宜 存 之 以 為 權 害 . 若 深 入 追 北 , 權 則 改 虞 於 彼 , 將 生 患 於 我 矣 . 王 必 以 此 為 深 慮 . 」 仁 乃 解 嚴 . 太 祖 聞 羽 走 , 恐 諸 將 追 之 , 果 疾 敕 仁 , 如 儼 所 策 ."。曹操貫徹戰略目的,讓吳蜀彼此消耗,漁翁得利。事後也證明此戰最大的贏家是曹魏,而非東吳,襄樊戰役曹魏雖然幾乎動員所有主力軍團,但並未真正損傷 國力,荊南本來就不是曹操所有,讓劉備盤據不如讓孫權佔領,以確保兩個敵國的長期矛盾,計之上也。
關羽人生的最後ㄧ程,幾乎可說是眾叛親離,孟達 形容:"荊 州 覆 敗 , 大 臣 失 節 , 百 無 一 還 .",大臣失節的主要原因,在於呂蒙懷柔政策的奏效:"蒙 入 據 城 , 盡 得 羽 及 將 士 家 屬 , 皆 憮 慰 , 約 令 軍 中 不 得 干 歷 人 家 , 有 所 求 取 . 蒙 麾 下 士 , 是 汝 南 人 ,取 民 家 一 笠 , 以 覆 官 鎧 , 官 鎧 雖 公 , 蒙 猶 以 為 犯 軍 令 , 不 可 以 鄉 里 故 而 廢 法 , 遂 垂 涕 斬 之 . 於 是 軍 中 震 慄 , 道 不 拾 遺 . 蒙 旦 暮 使 親 近 存 恤 耆 老 , 問 所 不 足 , 疾 病 者 給 醫 藥 , 飢 寒 者 賜 衣 糧 . 羽 府 藏 財 寶 , 皆 封 閉 以 待 權 至 . 羽 還 , 在 道 路 , 數 使 人 與 蒙 相 聞 , 蒙 輒 厚 遇 其 使 , 周 游 城 中 , 家 家 致 問 , 或 手 書 示 信 . 羽 人 還 , 私 相 參 訊 , 咸 知 家 門 無 恙 , 見 待 過 於 平 時 , 故 羽 吏 士 無 心 . 會 權 尋 至 , 羽 自 知 孤 窮 , 乃 走 麥 城 , 西 至 漳 鄉 , 皆 委 羽 而 降 ."。另ㄧ方面,陸遜斷絕劉備所有可能出兵援救的西方據點:" 陸 遜 別 取 宜 都 , 獲 秭 歸 、 枝 江 、 夷 道 , 還 屯 夷 陵 , 守 峽 口 以 備 蜀 . 關 羽 還 當 陽 , 西 保 麥 城 . 權 使 誘 之 . 羽 偽 降 , 立 幡 旗 為 象 人 於 城 上 , 因 遁 走 , 兵 皆 解 散 , 尚 十 餘 騎 . 權 先 使 朱 然 、 潘 璋 斷 其 徑 路 . 十 二 月 , 璋 司 馬 馬 忠 獲 羽 及 其 子 平 、 都 督 趙 累 等 於 章 鄉 , 遂 定 荊 州 . “,關羽ㄧ支孤軍大限來時各自飛,最後只剩下十餘騎,孫權仍不放過,派朱然,潘璋再斷掉最後ㄧ條生路,關羽父子終究遭擒而殺,荊州已牢牢掌握在手裡,孫權 大可放紅面仔ㄧ條生路,但卻沒這麼做,到底幹掉關羽有什麼好處呢?討好曹操?還是以顯國威?還是杜絕後患?後代史家的悠悠之口,劉備日後的復仇反撲,似乎 都沒讓孫權懼怕勝之不武的惡果,可見曹操給了多少好處,也可見孫權是多麼忌憚關羽。不像于禁對曹魏而言只是ㄧ個重點將領,關羽在蜀漢的地位與"國際威望" 是不能同日而語的,"投降"在關羽的主觀意志與客觀環境下是不可能的事。三國志也記載了孫權曾有留關羽活口的念頭:"蜀 記 曰 : 權 遣 將 軍 擊 羽 , 獲 羽 及 子 平 . 權 欲 活 羽 以 敵 劉 ﹑ 曹 , 左 右 曰 : 「 狼 子 不 可 養 , 後 必 為 害 . 曹 公 不 即 除 之 , 自 取 大 患 , 乃 議 徙 都 . 今 豈 可 生 ! 」 乃 斬 之 . 臣 松 之 按 吳 書 : 孫 權 遣 將 潘 璋 逆 斷 羽 走 路 , 羽 至 即 斬 , 且 臨 沮 去 江 陵 二 三 百 里 , 豈 容 不 時 殺 羽 , 方 議 其 生 死 乎 ? 又 云 「 權 欲 活 羽 以 敵 劉 ﹑ 曹 」 , 此 之 不 然 , 可 以 絕 智 者 之 口 . 吳 歷 曰 : 權 送 羽 首 於 曹 公 , 以 諸 侯 禮 葬 其 屍 骸 .",裴松之認為不可能,我也認為可能性不高,因為孫權ㄧ直想結好關羽,卻都碰釘子,沒有理由在取得決定性勝利時,留下不定時炸彈在口袋裡,更何況,荊州 這塊肥肉根本沒理由不給吳人分食而給外人。

關羽的橫死令人唏噓,他存在的重要性,由兩則記載可見端倪:"關 羽 既 敗 , 權 使 (虞)翻 筮 之 , 得 兌 下 坎 上 , 節 , 五 爻 變 之 臨 , 翻 曰 : 「 不 出 二 日 , 必 當 斷 頭 . 」 果 如 翻 言 . 權 曰 : 「 卿 不 及 伏 羲 , 可 與 東 方 朔 為 比 矣 . 」",孫權不只找虞翻占卜關羽的結局而已:"後 羽 在 麥 城 , 使 使 請 降 . 權 問(吳) 範 曰 : 「 竟 當 降 否 ? 」 範 曰 : 「 彼 有 走 氣 , 言 降 詐 耳 . 」 權 使 潘 璋 邀 其 徑 路 , 覘 候 者 還 , 白 羽 已 去 . 範 曰 : 「 雖 去 不 免 . 」 問 其 期 , 曰 : 「 明 日 日 中 . 」 權 立 表 下 漏 以 待 之 . 及 中 不 至 , 權 問 其 故 , 範 曰 : 「 時 尚 未 正 中 也 . 」 頃 之 , 有 風 動 帷 , 範 拊 手 曰 : 「 羽 至 矣 . 」 須 臾 , 外 稱 萬 歲 , 傳 言 得 羽 .",可見關羽ㄧ旦逃出生天,荊州將永無寧日,孫權全拿荊南,等於延長了東吳戰線,日後與曹魏翻臉的本錢,必須仰賴蜀漢的無力東征。少了在荊州經營多年的 關羽,東吳即使稱不上高枕無憂,至少不必夜難安枕。
……………………………………還沒完

禁 降 羽 . 仁 人 馬 數 千 人 守 城 , 城 不 沒 者 數 板 . 羽 乘 船 臨 城 , 圍 數 重 , 外 內 斷 絕 , 糧 食 欲 盡 , 救 兵 不 至 . 仁 激 厲 將 士 , 示 以 必 死 , 將 士 感 之 皆 無 二 .
魏 使 于 禁 救 樊 , 羽 盡 禽 禁 等 , 人 馬 數 萬 , 託 以 糧 乏 , 擅 取 湘 關 米 . 權 聞 之 , 遂 行 , 先 遣 蒙 在 前 . 蒙 至 尋 陽 , 盡 伏 其 精 兵 中 , 使 白 衣 搖 櫓 , 作 商 賈 人 服 , 晝 夜 兼 行 , 至 羽 所 置 江 邊 屯 候 , 盡 收 縛 之 , 是 故 羽 不 聞 知 . 遂 到 南 郡 , 士 仁 麋 芳 皆 降 .[一]蒙 入 據 城 , 盡 得 羽 及 將 士 家 屬 , 皆 憮 慰 , 約 令 軍 中 不 得 干 歷 人 家 , 有 所 求 取 .

二 十 四 年 , 關 羽 圍 曹 仁 於 襄 陽 , 曹 公 遣 左 將 軍 于 禁 救 之 . 會 漢 水 暴 起 , 羽 以 舟 兵 盡 虜 禁 等 步 騎 三 萬 送 江 陵 , 惟 城 未 拔 . 權 內 憚 羽 , 外 欲 以 為 己 功 , 牋 與 曹 公 , 乞 以 討 羽 自 效 .
冬 十 月 , 軍 還 洛 陽 .[一]孫 權 遣 使 上 書 , 以 討 關 羽 自 效 .

關 羽 攻 樊 , 時 漢 水 暴 溢 , 于 禁 等 七 軍 皆 沒 , 禁 降 羽 . 仁 人 馬 數 千 人 守 城 , 城 不 沒 者 數 板 . 羽 乘 船 臨 城 , 圍 數 重 , 外 內 斷 絕 , 糧 食 欲 盡 , 救 兵 不 至 . 仁 激 厲 將 士 , 示 以 必 死 , 將 士 感 之 皆 無 二 . 徐 晃 救 至 , 水 亦 稍 減 , 晃 從 外 擊 羽 , 仁 得 潰 圍 出 , 羽 退 走 .

及 關 羽 圍 曹 仁 於 樊 , 孫 權 遣 使 辭 以 「 遣 兵 西 上 , 欲 掩 取 羽 . 江 陵 、 公 安 累 重 , 羽 失 二 城 , 必 自 奔 走 , 樊 軍 之 圍 , 不 救 自 解 . 乞 密 不 漏 , 令 羽 有 備 . 」 太 祖 詰 ╴ 臣 , ╴ 臣 咸 言 宜 當 密 之 . 昭 曰 : 「 軍 事 尚 權 , 期 於 合 宜 . 宜 應 權 以 密 , 而 內 露 之 . 羽 聞 權 上 , 若 還 自 護 , 圍 則 速 解 , 便 獲 其 利 . 可 使 兩 賊 相 對 銜 持 , 坐 待 其 弊 . 祕 而 不 露 , 使 權 得 志 , 非 計 之 上 . 又 , 圍 中 將 吏 不 知 有 救 , 計 糧 怖 懼 , 儻 有 他 意 , 為 難 不 小 . 露 之 為 便 . 且 羽 為 人 彊 梁 , 自 恃 二 城 守 固 , 必 不 速 退 . 」 太 祖 曰 : 「 善 . 」 即 敕 救 將 徐 晃 以 權 書 射 著 圍 ? 及 羽 屯 中 , 圍 ? 聞 之 , 志 氣 百 倍 . 羽 果 猶 豫 . 權 軍 至 , 得 其 二 城 , 羽 乃 破 敗 .

先 主 遂 有 漢 中 . 遣 劉 封 ﹑ 孟 達 ﹑ 李 平 等 攻 申 耽 於 上 庸 .

建 安 二 十 四 年 , 孫 權 攻 合 肥 , 是 時 諸 州 皆 屯 戍 . 恢 謂 兗 州 刺 史 裴 潛 曰 : 「 此 閒 雖 有 賊 , 不 足 憂 , 而 畏 征 南 方 有 變 . 今 水 生 而 子 孝 縣 軍 , 無 有 遠 備 . 關 羽 驍 銳 , 乘 利 而 進 , 必 將 為 患 . 」 於 是 有 樊 城 之 事 .

建 安 二 十 四 年 , 太 祖 在 長 安 , 使 曹 仁 討 關 羽 於 樊 , 又 遣 禁 助 仁 . 秋 , 大 霖 雨 , 漢 水 溢 , 平 地 水 數 丈 , 禁 等 七 軍 皆 沒 . 禁 與 諸 將 登 高 望 水 , 無 所 回 避 , 羽 乘 大 船 就 攻 禁 等 , 禁 遂 降 , 惟 龐 ╴ 不 屈 節 而 死 .

復 遣 晃 助 曹 仁 討 關 羽 , 屯 宛 . 會 漢 水 暴 隘 , 于 禁 等 沒 . 羽 圍 仁 於 樊 , 又 圍 將 軍 呂 常 於 襄 陽 . 晃 所 將 多 新 卒 , 以 羽 難 與 爭 鋒 , 遂 前 至 陽 陵 陂 屯 . 太 祖 復 還 , 遣 將 軍 徐 商 ﹑ 呂 建 等 詣 晃 , 令 曰 : 「 須 兵 馬 集 至 , 乃 俱 前 . 」 賊 屯 偃 城 . 晃 到 , 詭 道 作 都 塹 , 示 欲 截 其 後 , 賊 燒 屯 走 . 晃 得 偃 城 , 兩 面 連 營 , 稍 前 , 去 賊 圍 三 丈 所 . 未 攻 , 太 祖 前 後 遣 殷 署 ﹑ 朱 蓋 等 凡 十 二 營 詣 晃 . 賊 圍 頭 有 屯 , 又 別 屯 四 ╴ . 晃 揚 聲 當 攻 圍 頭 屯 , 而 密 攻 四 ╴ . 羽 見 四 ╴ 欲 壞 , 自 將 步 騎 五 千 出 戰 , 晃 擊 之 , 退 走 , 遂 追 陷 與 俱 入 圍 , 破 之 , 或 自 投 沔 水 死 .

討 關 羽 . 樊 下 諸 將 以 德 兄 在 漢 中 , 頗 疑 之 .[一]德 常 曰 : 「 我 受 國 恩 , 義 在 效 死 . 我 欲 身 自 擊 羽 . 今 年 我 不 殺 羽 , 羽 當 殺 我 . 」 後 親 與 羽 交 戰 , 射 羽 中 額 . 時 德 常 乘 白 馬 , 羽 軍 謂 之 白 馬 將 軍 , 皆 憚 之 . 仁 使 德 屯 樊 北 十 里 , 會 天 霖 雨 十 餘 日 , 漢 水 暴 溢 , 樊 下 平 地 五 六 丈 , 德 與 諸 將 避 水 上 堤 . 羽 乘 船 攻 之 , 以 大 船 四 面 射 隄 上 . 德 被 甲 持 弓 , 箭 不 虛 發 . 將 軍 董 衡 ﹑ 部 曲 將 董 超 等 欲 降 , 德 皆 收 斬 之 . 自 平 旦 力 戰 至 日 過 中 , 羽 攻 益 急 , 矢 盡 , 短 兵 接 戰 . 德 謂 督 將 成 何 曰 : 「 吾 聞 良 將 不 怯 死 以 苟 免 , 烈 士 不 毀 節 以 求 生 , 今 日 , 我 死 日 也 . 」 戰 益 怒 , 氣 愈 壯 , 而 水 浸 盛 , 吏 士 皆 降 . 德 與 麾 下 將 一 人 , 五 伯 二 人 , 彎 弓 傅 矢 , 乘 小 船 欲 還 仁 營 . 水 盛 船 覆 , 失 弓 矢 , 獨 抱 船 覆 水 中 , 為 羽 所 得 , 立 而 不 跪 . 羽 謂 曰 : 「 卿 兄 在 漢 中 , 我 欲 以 卿 為 將 , 不 早 降 何 為 ? 」 德 罵 羽 曰 : 「 豎 子 , 何 謂 降 也 ! 魏 王 帶 甲 百 萬 , 威 振 天 下 . 汝 劉 備 庸 才 耳 , 豈 能 敵 邪 ! 我 寧 為 國 家 鬼 , 不 為 賊 將 也 . 」 遂 為 羽 所 殺 .

關 羽 圍 征 南 將 軍 曹 仁 於 樊 . 儼 以 議 郎 參 仁 軍 事 南 行 , 與 平 寇 將 軍 徐 晃 俱 前 . 既 到 , 羽 圍 仁 遂 堅 , 餘 救 兵 未 到 . 晃 所 督 不 足 解 圍 , 而 諸 將 呵 責 晃 促 救 . 儼 謂 諸 將 曰 : 「 今 賊 圍 素 固 , 水 潦 猶 盛 . 我 徒 卒 單 少 , 而 仁 隔 絕 不 得 同 力 , 此 舉 適 所 以 弊 內 外 耳 . 當 今 不 若 前 軍 偪 圍 , 遣 諜 通 仁 , 使 知 外 救 , 以 勵 將 士 . 計 北 軍 不 過 十 日 , 尚 足 堅 守 . 然 後 表 ? 俱 發 , 破 賊 必 矣 . 如 有 緩 救 之 戮 , 余 為 諸 軍 當 之 . 」 諸 將 皆 喜 , 便 作 地 道 , 箭 飛 書 與 仁 , 消 息 數 通 , 北 軍 亦 至 , 并 勢 大 戰 . 羽 軍 既 退 , 舟 船 猶 據 沔 水 , 襄 陽 隔 絕 不 通 , 而 孫 權 襲 取 羽 輜 重 , 羽 聞 之 , 即 走 南 還 . 仁 會 諸 將 議 , 咸 曰 : 「 今 因 羽 危 懼 , 必 可 追 禽 也 . 」 儼 曰 : 「 權 邀 羽 連 兵 之 難 , 欲 掩
– 671 –
制 其 後 , 顧 羽 還 救 , 恐 我 承 其 兩 疲 , 故 順 辭 求 效 , 乘 釁 因 變 , 以 觀 利 鈍 耳 . 今 羽 已 孤 迸 , 更 宜 存 之 以 為 權 害 . 若 深 入 追 北 , 權 則 改 虞 於 彼 , 將 生 患 於 我 矣 . 王 必 以 此 為 深 慮 . 」 仁 乃 解 嚴 . 太 祖 聞 羽 走 , 恐 諸 將 追 之 , 果 疾 敕 仁 , 如 儼 所 策 .

. 關 羽 圍 襄 陽 , 寵 助 征 南 將 軍 曹 仁 屯 樊 城 拒 之 , 而 左 將 軍 于 禁 等 軍 以 霖 雨 水 長 為 羽 所 沒 . 羽 急 攻 樊 城 , 樊 城 得 水 , 往 往 崩 壞 , ╴ 皆 失 色 . 或 謂 仁 曰 : 「 今 日 之 危 , 非 力 所 支 . 可 及 羽 圍 未 合 , 乘 輕 船 夜 走 , 雖 失 城 , 尚 可 全 身 . 」 寵 曰 : 「 山 水 速 疾 , 冀 其 不 久 . 聞 羽 遣 別 將 已 在 郟 下 , 自 許 以 南 , 百 姓 擾 擾 , 羽 所 以 不 敢 遂 進 者 , 恐 吾 軍 掎 其 後 耳 . 今 若 遁 去 , 洪 河 以 南 , 非 復 國 家 有 也 ; 君 宜 待 之 . 」 仁 曰 : 「 善 . 」 寵 乃 沈 白 馬 , 與 軍 人 盟 誓 . 會 徐 晃 等 救 至 , 寵 力 戰 有 功 , 羽 遂 退 .

二 十 四 年 , 先 主 為 漢 中 王 , 拜 羽 為 前 將 軍 , 假 節 鉞 . 是 歲 , 羽 率 眾 攻 曹 仁 於 樊 . 曹 公 遣 于 禁 助 仁 . 秋 , 大 霖 雨 , 漢 水 汎 溢 , 禁 所 督 七 軍 皆 沒 . 禁 降 羽 , 羽 又 斬 將 軍 龐 ╴ . 梁 郟 ﹑ 陸 渾 ╴ 盜 或 遙 受 羽 印 號 , 為 之 支 黨 , 羽 威 震 華 夏 . 曹 公 議 徙 許 都 以 避 其 銳 , 司 馬 宣 王 ﹑ 蔣 濟 以 為 關 羽 得 志 , 孫 權 必 不 願 也 . 可 遣 人 勸 權 躡 其 後 , 許 割 江 南 以 封 權 , 則 樊 圍 自 解 . 曹 公 從 之 . 先 是 , 權 遣 使 為 子 索 羽 女 , 羽 罵 辱 其 使 , 不 許 婚 , 權 大 怒 .[一]又 南 郡 太 守 麋 芳 在 江 陵 , 將 軍 士 仁 屯 公 安 , 素 皆 嫌 羽 輕 己 . 自 羽 之 出 軍 , 芳 ﹑ 仁 供 給 軍 資 , 不 悉 相 救 . 羽 言 「 還 當 治 之 」 , 芳 、 仁 咸 懷 懼 不 安 . 於 是 權 陰 誘 芳 、 仁 , 芳 、 仁 使 人 迎 權 . 而 曹 公 遣 徐 晃 救 曹 仁 ,[二]羽 不 能 克 , 引 軍 退 還 . 權 已 據 江 陵 , 盡 虜 羽 士 眾 妻 子 , 羽 軍 遂 散 . 權 遣 將 逆 擊 羽 , 斬 羽 及 子 平 于 臨 沮 .[三]

羽 與 晃 宿 相 愛 , 遙 共 語 , 但 說 平 生 , 不 及 軍 事 . 須 臾 , 晃 下 馬 宣 令 : 「 得 關 雲 長 頭 , 賞 金 千 斤 . 」 羽 驚 怖 , 謂 晃 曰 : 「 大 兄 , 是 何 言 邪 ! 」 晃 曰 : 「 此 國 之 事 耳 . 」

後 從 討 關 羽 , 封 宣 城 侯 , 以 綏 南 將 軍 代 呂 蒙 領 南 郡 太 守 , 住 公 安 . 劉 備 東 伐 吳 , 吳 王 求 和 , 瑾 與 備 牋 曰 : 「 奄 聞 旗 鼓 來 至 白 帝 , 或 恐 議 臣 以 吳 王 侵 取 此 州 , 危 害 關 羽 , 怨 深 禍 大 , 不 宜 答 和 , 此 用 心 於 小 , 未 留 意 於 大 者 也 . 試 為 陛 下 論 其 輕 重 , 及 其 大 小 . 陛 下 若 抑 威 損 忿 ,
– 1233 –
蹔 省 瑾 言 者 , 計 可 立 決 , 不 復 咨 之 於 ╴ 后 也 . 陛 下 以 關 羽 之 親 何 如 先 帝 ? 荊 州 大 小 孰 與 海 內 ? 俱 應 仇 疾 , 誰 當 先 後 ? 若 審 此 數 , 易 於 反 掌 . 」[一]
[一]  臣 松 之 云 : 以 為 劉 后 以 庸 蜀 為 關 河 , 荊 楚 為 維 翰 , 關 羽 揚 兵 沔 ﹑ 漢 , 志 陵 上 國 , 雖 匡 主 定 霸 , 功 未 可 必 , 要 為 威 聲 遠 震 , 有 其 經 略 . 孫 權 潛 包 禍 心 , 助 魏 除 害 , 是 為 翦 宗 子 勤 王 之 師 , 行 曹 公 移 都 之 計 , 拯 漢 之 規 , 於 茲 而 止 . 義 旗 所 指 , 宜 其 在 孫 氏 矣 . 瑾 以 大 義 責 備 , 答 之 何 患 無 辭 ; 且 備 ﹑ 羽 相 與 , 有 若 四 體 , 股 肱 橫 虧 , 憤 痛 已 深 , 豈 此 奢 闊 之 書 所 能 迴 駐 哉 ! 載 之 於 篇 , 實 為 辭 章 之 費 .

遜 至 陸 口 , 書 與 羽 曰 : 「 前 承 觀 釁 而 動 , 以 律 行 師 , 小 舉 大 克 , 一 何 巍 巍 ! 敵 國 敗 績 , 利
– 1345 –
在 同 盟 , 聞 慶 拊 節 , 想 遂 席 卷 , 共 獎 王 綱 . 近 以 不 敏 , 受 任 來 西 , 延 慕 光 塵 , 思 稟 良 規 . 」 又 曰 : 「 于 禁 等 見 獲 , 遐 邇 欣 歎 , 以 為 將 軍 之 勳 足 以 長 世 , 雖 昔 晉 文 城 濮 之 師 , 淮 陰 拔 趙 之 略 , 蔑 以 尚 茲 . 聞 徐 晃 等 少 騎 駐 旌 , 闚 望 麾 葆 . 操 猾 虜 也 , 忿 不 思 難 , 恐 潛 增 ╴ , 以 逞 其 心 . 雖 云 師 老 , 猶 有 驍 悍 . 且 戰 捷 之 後 , 常 苦 輕 敵 , 古 人 杖 術 , 軍 勝 彌 警 , 願 將 軍 廣 為 方 計 , 以 全 獨 克 . 僕 書 生 疏 遲 , 忝 所 不 堪 , 喜 鄰 威 德 , 樂 自 傾 盡 , 雖 未 合 策 , 猶 可 懷 也 . 儻 明 注 仰 , 有 以 察 之 . 」 羽 覽 遜 書 , 有 謙 下 自 託 之 意 , 意 大 安 , 無 復 所 嫌 . 遜 具 啟 形 狀 , 陳 其 可 禽 之 要 . 權 乃 潛 軍 而 上 , 使 遜 與 呂 蒙 為 前 部 , 至 即 克 公 安 ﹑ 南 郡 . 遜 徑 進 , 領 宜 都 太 守 , 拜 撫 邊 將 軍 , 封 華 亭 侯 . 備 宜 都 太 守 樊 友 委 郡 走 , 諸 城 長 吏 及 蠻 夷 君 長 皆 降 . 遜 請 金 銀 銅 印 , 以 假 授 初 附 . 是 歲 建 安 二 十 四 年 十 一 月 也 .
建 安 二 十 四 年 , 劉 備 將 關 羽 圍 樊 、 襄 陽 , 琮 上 疏 陳 羽 可 討 之 計 , 權 時 已 與 呂 蒙 陰 議 襲 之 , 恐 事 泄 , 故 寢 琮 表 不 答 . 及 禽 羽 , 權 置 酒 公 安 , 顧 謂 琮 曰 : 「 君 前 陳 此 , 孤 雖 不 相 答 , 今 日
– 1382 –
之 捷 , 抑 亦 君 之 功 也 . 」 於 是 封 陽 華 亭 侯 .

立 本 意 , 自 謂 才 名 宜 為 諸 葛 亮 之 貳 , 而 更 游 散 在 李 嚴 等 下 , 常 懷 怏 怏 . 後 丞 相 掾 李 邵 ﹑ 蔣 琬 至 , 立 計 曰 : 「 軍 當 遠 出 , 卿 諸 人 好 諦 其 事 . 昔 先 帝 不 取 漢 中 , 走 與 吳 人 爭 南 三 郡 , 卒 以 三 郡 與 吳 人 , 徒 勞 役 吏 士 , 無 益 而 還 . 既 亡 漢 中 , 使 夏 侯 淵 ﹑ 張 郃 深 入 于 巴 , 幾 喪 一 州 . 後 至 漢 中 , 使 關 侯 身 死 無 孑 遺 , 上 庸 覆 敗 , 徒 失 一 方 . 是 羽 怙 恃 勇 名 , 作 軍 無 法 , 直 以 意 突 耳 , 故 前 後 數 喪 師 ╴ 也 . 如 向 朗 ﹑ 文 恭 , 凡 俗 之 人 耳 . 恭 作 治 中 無 綱 紀 ; 朗 昔 奉 馬 良 兄 弟 , 謂 為 聖 人 , 今 作 長 史 , 素 能 合 道 . 中 郎 郭 演 長 , 從 人 者 耳 , 不 足 與 經 大 事 , 而 作 侍 中 . 今 弱 世 也 , 欲 任 此 三 人 , 為 不 然 也 . 王 連 流 俗 , 苟 作 掊 克 , 使 百 姓 疲 弊 , 以 致 今 日 . 」
肅 曰 : 「 昔 關 羽 率 荊 州 之 ╴ , 降 于 禁 於 漢 濱 , 遂 有 北 向 爭 天 下 之 志 . 後 孫 權 襲 取 其 將 士 家 屬 , 羽 士 ╴ 一 旦 瓦 解 . 今 淮 南 將 士 父 母 妻 子 皆 在 內 州 , 但 急 往 禦 ╴ , 使 不 得 前 , 必 有 關 羽 土 崩 之 勢 矣 . 」
建 安 二 十 四 年 , 太 祖 在 長 安 , 使 曹 仁 討 關 羽 於 樊 , 又 遣 禁 助 仁 . 秋 , 大 霖 雨 , 漢 水 溢 , 平 地 水 數 丈 , 禁 等 七 軍 皆 沒 . 禁 與 諸 將 登 高 望 水 , 無 所 回 避 , 羽 乘 大 船 就 攻 禁 等 , 禁 遂 降 , 惟 龐 ╴ 不 屈 節 而 死 .

蒙 入 據 城 , 盡 得 羽 及 將 士 家 屬 , 皆 憮 慰 , 約 令 軍 中 不 得 干 歷 人 家 , 有 所 求 取 . 蒙 麾 下 士 , 是 汝 南 人 ,取 民 家 一 笠 , 以 覆 官 鎧 , 官 鎧 雖 公 , 蒙 猶 以 為 犯 軍 令 , 不 可 以 鄉 里 故 而 廢 法 , 遂 垂 涕 斬 之 . 於 是 軍 中 震 慄 , 道 不 拾 遺 . 蒙 旦 暮 使 親 近 存 恤 耆 老 , 問 所 不 足 , 疾 病 者 給 醫 藥 , 飢 寒 者 賜 衣 糧 . 羽 府 藏 財 寶 , 皆 封 閉 以 待 權 至 . 羽 還 , 在 道 路 , 數 使 人 與 蒙 相 聞 , 蒙 輒 厚 遇 其 使 , 周 游 城 中 , 家 家 致 問 , 或 手 書 示 信 . 羽 人 還 , 私 相 參 訊 , 咸 知 家 門 無 恙 , 見 待 過 於 平 時 , 故 羽 吏 士 無 心 . 會 權 尋 至 , 羽 自 知 孤 窮 , 乃 走 麥 城 , 西 至 漳 鄉 , 皆 委 羽 而 降 . 權 使 朱 然 ﹑ 潘 璋 斷 其 徑 路 , 即 父 子 俱 獲 , 荊 州 遂 定 .

將 軍 士 仁 在 公 安 拒 守 , 蒙 令 虞 翻 說 之 . 翻 至 城 門 , 謂 守 者 曰 : 「 吾 欲 與 汝 將 軍 語 . 」 仁 不 肯 相 見 . 乃 為 書 曰 : 「 明 者 防 禍 於 未 萌 , 智 者 圖 患 於 將 來 , 知 得 知 失 , 可 與 為 人 , 知 存 知 亡 , 足 別 吉 凶 . 大 軍 之 行 , 斥 候 不 及 施 , 烽 火 不 及 舉 , 此 非 天 命 , 必 有 內 應 . 將 軍 不 先 見 時 , 時 至 又 不 應 之 , 獨 守 縈 帶 之 城 而 不 降 , 死 戰 則 毀 宗 滅 祀 , 為 天 下 譏 笑 . 呂 虎 威 欲 徑 到 南 郡 , 斷 絕 陸 道 , 生 路 一 塞 , 案 其 地 形 , 將 軍 為 在 箕 舌 上 耳 , 奔 走 不 得 免 , 降 則 失 義 , 竊 為 將 軍 不 安 , 幸 熟 思 焉 . 」 仁 得 書 , 流 涕 而 降 . 翻 謂 蒙 曰 : 「 此 譎 兵 也 , 當 將 仁 行 , 留 兵 備 城 . 」 遂 將 仁 至 南 郡 . 南 郡 太 守 麋 芳 城 守 , 蒙 以 仁 示 之 , 遂 降 . 吳 錄 曰 : 初 , 南 郡 城 中 失 火 , 頗 焚 燒 軍 器 . 羽 以 責 芳 , 芳 內 畏 懼 , 權 聞 而 誘 之 , 芳 潛 相 和 . 及 蒙 攻 之 , 乃 以 牛 酒 出 降 .

孫 權 以 為 騎 都 尉 . 翻 數 犯 顏 諫 爭 , 權 不 能 悅 , 又 性 不 協 俗 , 多 見 謗 毀 , 坐 徙 丹 楊 涇 縣 . 呂 蒙 圖 取 關 羽 , 稱 疾 還 建 業 , 以 翻 兼 知 醫 術 , 請 以 自 隨 , 亦 欲 因 此 令 翻 得 釋 也 . 後 蒙 舉 軍 西 上 , 南 郡 太 守 麋 芳 開 城 出 降 . 蒙 未 據 郡 城 而 作 樂 沙 上 , 翻 謂 蒙 曰 : 「 今 區 區 一 心 者 麋 將 軍 也 , 城 中 之 人 豈 可 盡 信 , 何 不 急 入 城 持 其 管 籥 乎 ? 」 蒙 即 從 之 . 時 城 中 有 伏 計 , 賴 翻 謀 不 行 . 關 羽 既 敗 , 權 使 翻 筮 之 , 得 兌 下 坎 上 , 節 , 五 爻 變 之 臨 , 翻 曰 : 「 不 出 二 日 , 必 當 斷 頭 . 」 果 如 翻 言 . 權 曰 : 「 卿 不 及 伏 羲 , 可 與 東 方 朔 為 比 矣 . 」

權 與 呂 蒙 謀 襲 關 羽 , 議 之 近 臣 , 多 曰 不 可 . 權 以 問 範 , 範 曰 : 「 得 之 . 」 後 羽 在 麥 城 , 使 使 請 降 . 權 問 範 曰 : 「 竟 當 降 否 ? 」 範 曰 : 「 彼 有 走 氣 , 言 降 詐 耳 . 」 權 使 潘 璋 邀 其 徑 路 , 覘 候 者 還 , 白 羽 已 去 . 範 曰 : 「 雖 去 不 免 . 」 問 其 期 , 曰 : 「 明 日 日 中 . 」 權 立 表 下 漏 以 待 之 . 及 中 不 至 , 權 問 其 故 , 範 曰 : 「 時 尚 未 正 中 也 . 」 頃 之 , 有 風 動 帷 , 範 拊 手 曰 : 「 羽 至 矣 . 」 須 臾 , 外 稱 萬 歲 , 傳 言 得 羽 .

蜀 記 曰 : 權 遣 將 軍 擊 羽 , 獲 羽 及 子 平 . 權 欲 活 羽 以 敵 劉 ﹑ 曹 , 左 右 曰 : 「 狼 子 不 可 養 , 後 必 為 害 . 曹 公 不 即 除 之 , 自 取 大 患 , 乃 議 徙 都 . 今 豈 可 生 ! 」 乃 斬 之 . 臣 松 之 按 吳 書 : 孫 權 遣 將 潘 璋 逆 斷 羽 走 路 , 羽 至 即 斬 , 且 臨 沮 去 江 陵 二 三 百 里 , 豈 容 不 時 殺 羽 , 方 議 其 生 死 乎 ? 又 云 「 權 欲 活 羽 以 敵 劉 ﹑ 曹 」 , 此 之 不 然 , 可 以 絕 智 者 之 口 . 吳 歷 曰 : 權 送 羽 首 於 曹 公 , 以 諸 侯 禮 葬 其 屍 骸 .

發布者Channel 在2005-08-30 07:06:22 (269 閱讀過)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亡命西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