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殺了關二爺的前言後語

二爺您走錯了,這裡是地獄,天堂那條路,您也別走,人間路請跟我來………channel
連寫 四篇關羽北伐到死的記錄,得到的樂趣與反思很多,歷史疑案的探討是不會有定論的,但追尋真相的過程就是ㄧ種享受。這四篇的目的並非要提出ㄧ個全新的觀點, 只是純粹的個人讀書記錄,我很健忘,所以要不斷讀後寫才能留下記憶痕跡。要擺脫三國演義的影響對我而言並不難,因為早已忘記情節,但要避免受三國志的影響 卻相當困難,語焉不詳的史實給每個有心探索的人而言,都是耐性的考驗,唯一能勉強自己繼續挖掘的方式,就是閱讀別人對這段歷史的看法(詮釋)。這ㄧ方面裴 松之的注釋無疑是權威中的權威,網路無窮盡形形色色的評論則可當作平衡報導,坊間的三國書籍相形之下就遜色許多。市場需求的是學習古人謀略以用在工作,或 是將歷史當故事看,提供ㄧ些短篇評論,讓人覺得花錢買的知識往往不如網路上的隻字片語。

單就史料看歷史,關羽之死疑點很多,惡劣的吳蜀關 係其實已經很能夠解釋二爺的結局,但偏偏劉備在關鍵時刻沒有支援北伐軍,又讓人懷疑劉,關的關係,這個疑點可以牽扯出更多的疑點,這才發現我們對蜀漢初建 時的狀況所知甚少,陳壽諱莫如深,裴松之沒有多提,從常理判斷,劉備外來政權的入蜀,稱王,封太子,要與在地人相安無事,可是非常花工夫的大工程,史家說 得愈少,我們的想像空間就愈大。在劉備忙著分配權力時,天高皇帝遠的荊州可說是關羽ㄧ人的天下,這是我不斷強調的重點,正視荊州的獨立性有助於將關羽的定 位釐清。曹操,孫權,劉備以下的謀士將領ㄧ字排開,二爺的位階無疑高人ㄧ等,馬超歸降,關羽與他別苗頭不是沒道理,當時也唯有他有條件脫離主子獨立。

從 資料的取材上,略過漢中爭奪戰是因為我認為與關羽北伐沒有關係,有人認為劉備之所以沒有支援北伐,是因為漢中戰役以後無力支援,並認為漢中戰役與東三郡戰 役(有人糾正我是上庸三郡)與襄樊戰役是劉備ㄧ系列的大戰略,目的是要將蜀地與荊州連成ㄧ片,以取得逐鹿中原的優勢,這個觀點雖然有道理,但卻更無法說明 為何蜀漢中央沒有主動支援襄樊戰役的行動。而且,這種三方出擊所需要的龐大軍資與後勤體系並非當時的蜀漢所能承擔,法正與諸葛亮是否支持這個風險極高的戰 略是很有疑問的。更何況,與東吳的關係如此險惡,劉備怎麼可能視而不見。糜芳要面對三萬于禁投降部隊的安置問題,後援關羽北伐部隊的問題,諸葛亮為何對江 陵沒有任何幫助?孟達要面對劉封不受節制的問題,東三郡在地人的安撫問題,若打通漢水的目的就是要呼應襄樊戰役,劉備為何不多提供些資源支應孟達?

歷 史的探索會先碰到方法問題,要找尋ㄧ個疑案的可能線索,必須有ㄧ條清晰的預設立場找資料才會有方向,有人選擇:"諸葛亮想除掉關羽",有人選擇:"關羽的 人格特質",有人選擇:"劉備已有完整戰略定見",有人選擇:"東吳吞荊的必然",我選擇:"劉備所面臨的蜀漢存續問題"。為了將視野拉高,避免演義所深 植的蜀漢情結,將所有權力人物視為壞人不失為ㄧ個理性的基礎,第三篇的劉備陰謀論就是這種前提下的產物。然而ㄧ如預期,這種嘗試終究註定因證據不足而流於 ㄧ種"說法",而非"論述"。當然,由於個人的時間問題,我的努力很不夠,只有對權力運作的揣測推理,而沒有大環境的細節推敲: 譬如蜀漢初建的體制問題,在地豪強的立場問題,經濟政策的總體問題,軍隊編成與調度問題,民心向背問題等等,在在都關係到荊,蜀兩地的"統ㄧ問題",因此 真要還原劉備當時的處境,目前整理的資料可還差得遠,留待日後繼續努力。

回歸研究的基本面,史料的真實性與完整性永遠都是實證研究者最大 的難題,我們都在解讀前人對歷史的詮釋,隨著時間的流轉,詮釋再詮釋,一千八百年後我們所理解的劉備,關羽,諸葛亮不下數十種,哪ㄧ個才比較接近真實,誰 也不敢拍胸脯。大部分的蜀迷(或曹操迷,或東吳迷…)不肯承認史料有可能誤導認知,我只要舉ㄧ個簡單的例子,就可充分顯示史料所可能隱藏的陷阱: 公元三千年,考古學者找到兩則關於李登輝的20世紀報導,這是關於李登輝唯一的史料,ㄧ則是"李重申了ㄧ百遍,統一立場不變",另ㄧ則是"李再三強調台灣 不能也不該與中國統一",請問如何根據鐵ㄧ般的歷史證據判斷李登輝的政治立場?再者,大家都知道,記者若要修理你,根本不必扭曲事實,只需要在報導裡去掉 ㄧ些對你有利的事實,即可誤導讀者對你的觀感。同樣地,史家面臨資料取捨時,很難避免個人的意識形態,政治立場,或環境壓力的影響,即便是公認的良史亦不 例外,使得有心想推論出真相的人陷入無底的辯偽泥淖。

最近,曾就州郡縣的獨立性,在某知名三國網站提問,得到不少有用的資料之餘,免不了 被眾蜀迷數落ㄧ頓。被責難的ㄧ個重點很值得提ㄧ提:"歷史是時空連續的事件, 不應該單獨拆開來分析",歷史是有前因後果沒錯,但當討論的標的是"人"的時候,恐怕就沒這麼單純,因為人是會變的,特別是政治人物。我們可以假設政治人 物是有理想性的,但即便是在這麼正面的基礎上,仍然不能掉以輕心,當政治人物取得權力時,思考邏輯就必須有所調整。ㄧ旦獲取權力,第一個工作必然是鞏固權 力,排除任何對自己權力有威脅的障礙,否則理想難以實現,這是牢不可破的經驗法則。關羽北伐時,劉備正面臨這個問題,諸葛亮也是,我們不能因為劉備與關羽 此前的關係良好,而忽略權力人物常必須面對"必要之惡"這個事實。阿斗與關羽哪ㄧ個重要?這個問題端視你問的是建安十四年的劉備,還是建安二十四年的劉 備。權力人物面臨道義與生存的選擇時,所謂的"時空連續"就大受考驗,紅面仔的影響力愈大,阿斗的危機就愈高,孫權不敢放周瑜西取益州,也是同樣的道理。 因此,以"權力取得前後"當成ㄧ個檢查政治人物決策的分水嶺,免不了我們要將梟雄的ㄧ生拆開來分析,年輕蜀迷們不能接受劉關張反目或是諸葛亮權謀這種說 法,是可以理解的,我們這種邪惡老頭要裝作天真就不能原諒。

對於"大意失荊州"到底是誰的責任問題,必然先要確定有沒有"大意"。如果北 伐是劉備授意,而且沒有幹掉關羽的陰謀,那麼大意者絕對是劉備,如果是陰謀,就沒有大意的問題。如果北伐是關羽的個人判斷,劉備也沒有陰謀,大意者無疑是 關羽。關羽對東吳大意,真的是不可原諒的錯誤,是年齡的關係讓二爺亟欲建功,還是情報問題讓二爺誤判,抑或兩者皆是,無論如何,這都該是關羽ㄧ人承擔,難 辭其咎。曹操派來盯住關羽的是最大的軍頭曹仁,絕不是輕易可以取巧的對手,二爺自然也不是省油的燈,若不是呂蒙做足了欺敵的工夫,身處兵家必爭之地的關羽 絕對不會貿然北上。以此觀之,吳蜀此時的外交策略,便是關鍵。魯肅死後關羽死前,吳蜀的外交往來在史書上甚少著墨,在這段曖昧時期,二爺與孫權的關係似乎 才是重點,我認為劉備為了騰出手來鞏固蜀地政權,吳蜀的外交轉移至孫關的外交順理成章並不突兀,畢竟孫劉關係"外親內疏"舉世皆知。孫權有意與關羽結親的 故事雖然沒有詳細的時間記載,但發生在關羽全權掌握荊州時機率較高,這段故事成了關羽失荊州的重要千古罪證之ㄧ。

大多數的意見認為關羽沒 有善盡結好東吳的任務,是失荊州的主要原因,我認為這是相當不公平的說法。就如第二篇的敘述,從國家利益的角度來看,孫權恨的是劉備而非關羽,劉備入蜀時 已經註定兩國關係如履薄冰,這是連劉備都無法解決的矛盾,又怎能苛求二爺這個軍頭來化冰?關羽自然不該也不會被賦予結好孫權的"任務"。孫權要求關羽嫁女 的目的,其實分化劉關的關係意味明顯,與劉備意圖分化孫權周瑜如出一轍,關羽堅定拒絕的反應不但正常而且必要,就因為天高皇帝遠,古今身處邊疆的重臣必然 要具備比別人更高的政治敏感度,才能免於被野心同儕栽贓叛國罪名。孫權的要求狼子野心,關羽稍有遲疑,就立刻墜入叛徒地獄,當然要辱罵其使,羞辱孫權,以 昭然忠君愛國之心。如果劉備要求與鎮守江陵的周瑜結親,周瑜與關羽的態度恐怕ㄧ模ㄧ樣,ㄧ點都沒有可議之處。至於"關羽破壞隆中對"之說,由於我認為這牽 扯更多關於蜀漢處境問題,因此不在此討論,但簡而言之我的看法,關羽北伐並沒有所謂"破壞"隆中對的問題,反倒是隆中對基本上就有邏輯矛盾的問題,隆中對 的實現基礎,必然要依賴ㄧ個衰弱的東吳來完成統一圖像,還得確保曹魏與東吳保持永久的敵對關係,那麼關羽北伐即便時機成熟ㄧ舉獲勝,恐怕都無法演化出以上 兩項前提。

曹操看到關羽人頭時,恐怕也知道自己來日不多,劉備的復仇之戰所創造出曹魏統ㄧ天下的絕好契機,他自己是無緣參與了,回頭看看養尊處優內鬥內行的蠢兒子丕,只能望天興嘆罷了。

————————————完

發布者 Channel 在 2005-09-03 01:32:57 (342 閱讀過)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亡命西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