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話文非白話文

當反文言文論者逐漸了解自己在語文學養上的不足時,當他們同時也發現自己的論述邏輯有缺陷時,最終都要退守到"科學驗證"這個最後堡壘。這ㄧ點我可以理解,在"科學方法萬歲" 風行草偃的現代社會,所謂科學驗證,彷彿具有驚人的療效,使得受理性教育訓練出來的我們,急病亂投醫,有什麼病痛就吞ㄧ顆。然而,在許多領域,科學能提供的僅是安眠藥ㄧ般的功能,只能讓妳養體力,而不能根治欠學的病。

是的,欠學,我就收起笑容來,心平氣和又溫柔地這麼對你說了。

請也給我ㄧ個科學數據,告訴我花六年時間學物理,能讓學子們至少拒絕幾%違反物理常識的迷信。

如果不能,請收回這個可能會炸膛的黑心手槍,掏出新的論述來抵在我眉心。

用現代的標準嘲笑古人,其實已經失去了正確認識古人的機會。在沒有正確認識基礎上對古人的批駁,沒有任何意義。兩百年後,若有自以為是的學子嘲笑如下這ㄧ段敘述繁冗又可笑時,【任何漂亮的前景和許諾都比不上倒掉洗澡水的嬰兒之性感。】。我會從棺材裡跳出來幫妳講話: 幹妳娘小兔崽子,我們這個時代就是這麼說話的,文字邏輯來自英文,日文,古中文,這個斷代的文明風貌,就是這種語文構築起來的。

為了讓學子正確使用白話文,反文言文者認為專心學白話文即可。這句話若妳仔細想想,會發現荒謬之處: 白話文不就是我們日常使用的語文嗎,怎麼會使用得不正確?如果每天說寫的語言文字都還不能讓學子正確使用,那有何證據顯示100%的白話文教學就可以解決問題?Eric為我們舉了個好例子:

「義正辭嚴」寫成「義正言詞」。

這是典型對字義與中文結構陌生而產生的錯誤,而這兩者,都必須釐清文字自古至今的使用方式與意義,如此才是正本清源的語言教學。再者,我們平常的白話語文敘述,也有許多來自於英文邏輯與文字結構,從中文白話的角度觀之,這是正確還是錯誤?此時妳ㄧ定也認同我說的,語言本來就在不同文化語系交互影響下演變,因此,英文味十足的中文敘述,只要好用,則非關對錯。重點來了:

我們的中文教師需不需要學習正確的英文語系結構?
我們的中文教師需不需要學習正確的日文語系結構?

而這個問題,其實直觀地就會讓我們不禁發問:

什麼是白話中文?

當白話文教學與日常白話口語脫節了,白話文與文言文同樣是古老的窠臼,難道因此我們應當導出放棄中文教學的結論?

是的,言必稱"科學驗證"的各位,當【白話文非白話文】時,語文問題的複雜度超出了你們的預期,這也不是嘲笑文言文迂腐就能解決的。所以我很認真地(儘管不免嘴癢而插科打諢)在所有相關主題裡,加入不同面向的討論。比例,其實只是其ㄧ,教法,取材都很重要,而你們卻執著於在嚴復的天演論裡挑毛病。讓我再強調ㄧ次,文言文教學不是"複製"古文於現代運用,停留在古代的,反而是厭惡古代的你們。

也許對你們而言,這只是一週閒聊的主題,挑些案例,打個哈哈,明天就回到西學帳篷裡與西方"古人"吃便當。但回過頭來,你們還是在使用中文,實踐現代的白話文給當代或後代的有緣人欣賞,而你們使用的白話文,說不定明天就是年輕人認知裡的文言文,並由他們來告訴妳,什麼才是正確的白話文。

這篇我話說得有點重,但絕對不過分。

上校說:

Out of order?

Who the hell you think you’re talkin’ to?

I’ve been around, you know?

哈哈,我實在很喜歡上校的白話文。

About these ads

16 則迴響

Filed under 文言白話

16 responses to “白話文非白話文

  1. pyridine

    Hi 雁默. 有許多研究調查科學教育是否減少迷信, 答案是否定的. 這正是我的 point: 要減少迷信, 就要開批判性思考的課. 學物理無法消除迷信. 但這也說明了這一類的問題是可以研究的 (而且有很多人做這方面得研究).

    物理教育的目的不是消除迷信, 而是給學生基本的知識. 有很多讀過物理的人還是會相信如 zero-point energy 之類的裡論 (很明顯違反熱力學第二定律), 但他們至少知道什麼是速度, 什麼是加速度, 什麼是電流 , 什麼是電阻…之類的有用知識.

  2. cabyzzit

    「為了讓學子正確使用白話文,反文言文者認為專心學白話文即可。這句話若妳仔細想想,會發現荒謬之處: 白話文不就是我們日常使用的語文嗎,怎麼會使用得不正確?」

    聽起來怎麼好像白話文怎麼說都行啊?

  3. to pyridine
    花六年時間學文言文的目的,也並非用文言文寫作或表達。我的對比並沒有錯。

    以下,將你表述裡的關鍵字,以文言文議題取代,再做ㄧ次對比,以作為澄清。

    文言文教育的目的不是揚棄白話文, 而是給學生基本的修辭技巧. 有很多讀過文言文的人還是會相信精簡的文言文比白話文有未來性 (很明顯低估日常口語的影響力), 但他們至少知道什麼是對仗, 什麼是音韻, 什麼是贅詞 , 什麼是有效連接詞…之類的有用修辭技巧.

    to cabyzzit

    到底什麼才是正確的白話文呢?

    我老闆令我抓狂
    (方言直翻的白話文,算不算正確?應不應該放入白話文中文教材?)

    這題我沒預設什麼立場,你可以自行思考。

  4. alkaloid

    放入中文教材的當然需要是正確使用語言的文章,但並不是所有正確的都需要、有空間被放進教材裡。方言直翻的白話文正不正確是一回事,什麼樣的文章應該放入中文教材又是另一回事。值得放就可以放,不是個“應不應該“的問題。

    我想大部分的人都會同意,學語言的目的主要在於與人溝通無礙,不要犯“我該說我在推翻「文言文」與「白話文」這種論點嗎?“(取自 pyridine 網頁上的留言)這類不知所云型的錯誤,這類錯誤讓人無法與之溝通。

    不犯不知所云類的錯誤,並不須要有良好的修辭能力,也不需要考慮音韻、對仗。有效使用連接詞、避免贅字的確是很重要的,但仍然,最直接的方法,就是要很清楚地告訴學生哪些是有效的連接詞、哪些是贅字,確定學生能理解,並且讓學生多練習。

    「義正辭嚴」寫成「義正言詞」,的確是對字義不了解。對字義不了解,最可能的原因是教學品質不佳、犯錯沒有得到指正、學生心不在焉不打算理解,反正還是有些人可以聽得懂。

    以上,如果學習使用白話文溝通,一定要透過文言文教學才能達成,那就值得懷疑白話文存在什麼不足以成為一種語言的缺陷。如果真得這麼迂迴的話,那時間就不如花在想辦法將官方語言改成英文或者法文等等。

    若是希望學生擁有良好的修辭能力,就該考慮開修辭學,思考如何對學生解釋修辭,告訴學生好的修辭是怎麼回事。文言文、白話文裡應該都找得到好的例子供作教材。修辭、音韻、對仗等等,讓文章優美的技巧,幾乎是文學系的課程了。

    沒有任何一個基礎教育學門,在討論教學內容比例(甚至是過不過半這種比例)的時候,所引發的訴求,會如同“搶救國文“一般的不理性(著重比例分配,不討論師資培養,除了文言文其他一概不關心)、帶著那麼多的生存危機感、優越感。說到底這就是個政治議題。

    最後,如果將來的人嘲笑我的文章顯示出我的語言能力低落(當然這機會很小,我不可能寫出什麼文章值得流傳),我一點都不會覺得有什麼不妥。如果是我的研究錯誤而被後人批評,那是應該的,我要虛心領教。重點不在於嚴復的文言文演化論,而是吳汝綸的那份序是錯誤的詮釋。

  5. 以下您所預設的立場是錯的:
    【學語言的目的主要在於與人溝通無礙。】

    是不是我們也將學習美術的目的訂為:
    【學美術的目的主要在於讓世界變得比較美。】

    將啟蒙學習窄化成實用目的,就偏離了基礎教育的軌道。

    在我看來,反文言文者,幾乎都在這個錯誤的基礎上立論。

    “反正用不到,所以不用學"

    或許,學習英文,我們的心態就是如此,英文是拿來溝通使用的,而非學習他國文化的。所以才以同樣的觀點看內含文言文的中文基礎教育。

    本末倒置。

    因此在這個錯誤基礎下的推演,您的立論就破功了。(破功,好用的白話文)

    別再為嘲笑古人而找台階下了,明明就是嘲笑人家老掉牙,還好意思硬ㄠ成"錯誤的詮釋"。(硬ㄠ,非火星文,也非中文,是火星文,也是中文。)
    這樣了解為何我認為您不是在溝通,而是在潑糞了吧。

    別誤會喔,歡迎潑糞。

  6. 訪客

    【學語言的目的主要在於與人溝通無礙。】
    哪裡錯了?

    我會讓學生去學放羊嗎?

  7. 雁默

    如果您是教語文的教師,我為您的學生感到遺憾

    我認為通篇文章您並沒有仔細看。

    不如您讓學生去學放羊,可能比跟您學語文有益得多。

  8. victor2923

    我第一次聽說基礎教育竟然不是為了培養學生對於某些事物的基本能力

    而是去認識隱藏在這些事物之後的美、文化、內涵之類的屁

    Q:那中等教育與高等教育能做什麼?

  9. 雁默

    看你po的回應,現在我並不驚訝你不懂這些呢。

    看來果然動怒了喔。

    不過是ㄧ個【屁】字,你就喪失理性了喔。

    文字的力量是很大的。

    衷心祈禱你只是學習中的學生,而不是老師。

  10. victor2923

    屁不是重點

    但先生你的眼睛卻幾乎只放在上面

  11. 雁默

    先屁者,是你吧

    我不過接屁還屁

  12. victor2923

    我就是愛說屁啊0.0….

    但很顯然我說的話不會是只有屁字

    我對於我現在整篇文章竟然只能對於屁字著墨感到很失望

  13. 雁默

    喔,那當你只是屁話好了

    lol

  14. victor2923

    心中佛端坐
    見人皆是佛

  15. yx_wh

    在杜林先生看来,现代人的民族狭隘性还是过于世界化了。他还想消灭在目前的世界上至少有可能使人超越狭隘的民族观点的两种杠杆,一个是至少为各民族中受过古典教育的人展现一个共同的广阔视野的古代语言知识,一个是可以使各国人民相互了解并熟悉本国以外所发生的事情的现代语言知识。相反地,他认为应该把本族语言的语法读得烂熟。但是,要了解“本族语言的质料和形式”,就必须追溯本族语言的形成和它的逐步发展,如果一不考察它自身的已经消亡的形式,二不考察同源的各种活的和死的语言,那么这种追溯是不可能的。
    ——恩格斯《反杜林论》

  16. 雁默

    歡迎光臨一級古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